位置:首页 > 现言 > 恶霸老公请放手 > 正文

恶霸老公请放手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8章嫉妒

发布时间:2020/9/16 12:56:12热度:

《恶霸老公请放手》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主要讲述:或许是那声音震撼到了闫巧巧,闫巧巧手一个不稳,手中的手机便落在了地上,正在那边等回话的石旭阳只听得一阵嘈杂之音,霎时间,...

恶霸老公请放手

闫巧巧,做我的女人吧?!!

要死啊!!

闫巧巧全身打个激灵,尔后想也没想便立即推开了跟前的男人,冷枭猝不及防的被推开,俊脸上不满了迷惑:“怎么了?”

“冷枭,我不打算当小三的!”

她无可奈何地望着他,一字一句的重复着,闻声,男人低声笑了起来。

哈哈!!不成!这个小女人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闫巧巧的那一句话,使得冷枭霍然笑开了。

哈哈!!

什么叫做,她不打算当小三?!

她是在妒忌安娆儿吗?

哈哈,一定是的,一定是的。

冷枭嘴角微微一勾,加深与她的距离,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白皙脸上的毛细孔,他可以近距离的嗅到她的呼吸。那香香的味道,令他瞬间迷去了心智,也令他瞬间找不回了自己。

“闫巧巧……”

他低声再一次呢喃她的名字,闫巧巧捕捉到他眼底里染起的微弱火焰,心,骤然跳了起来。

嘶!!

他想做什么?!

啊啊啊!!为什么看他眼睛里所出现的神色那么可怕!该死的!他到底想做什么!

闫巧巧双手紧紧地握起,她侧过头,一直想要令自己离这个男人远一点,可是,他就像是故意一样,抓住她的手,迟迟都不肯侧过头,那双眼眸,一直如同鹰隼一般紧紧锁定在她的身上,闫巧巧的呼吸变得愈来愈的快速,他的手,却一点点地划过她的肌肤,带着一丝颤栗。

“闫巧巧,你不会做小三,永远都不会。”

他一字一句,看着她极其认真地说,闫巧巧闻声,却骤然眼眸里出现一丝不解。

什么叫做,她永远都不会做小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看着他,问。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我的心里,可以永远的陪在我的身边,成为的女人,而你,是第一个,既然如此,又怎么会叫做小三?”

他的眼眸里,带着一丝笑意,如同浪漫而认真的话,自他嘴巴里面说出,却多了一丝的玩味。闫巧巧听着,身子浑然一颤,可是,她又不知道这个是否是真的,她眨着眼睛,懵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见他嘴角挂起的笑意愈来愈的明显,闫巧巧霍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侧过头:“你是不是打算骗我。”

“骗你?闫巧巧,我从来都不会骗你的。”

他一字一句,说的极其认真,她抬头,迎上他的目光,心跟呼吸不由得一起加快。

“你真的是个笨蛋女人。”

他说着,摇了摇头,闫巧巧却霍然嘟起嘴吧:“什么意思!”

“呵呵……你是不是,在想,安娆儿与我的关系?你也一定在想,赫连楚跟你说的那些话,是不是?”

他犹如一个会读心术的心理老师一般,将她心里所顾虑的,统统毫无保留的说出来,闫巧巧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唔……

讨厌!他怎么能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呢!

闫巧巧气愤地握紧小拳头,她恨不得直接将这个男人一拳打飞,可是她知道,她不成,她不成。

他再一次俯身吻住了她,这样的缠绵,令她不由自主地沉沦其中,好奇怪,他的唇,像是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零她不由得陷入这种两难境地,配合着他,一次次地主动引诱着一切,他是主宰者,她除了附和,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生存的办法。

该死的!

这个小女人真的是愈来愈有魔力了!

冷枭心底里狠狠地咒骂着。

真的好奇怪,他每次一碰到这个小女人,几乎只是稍稍的掠过她胳臂上的肌肤,他都会全身的肌肉瞬间僵硬起来,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许多。

真的好奇怪。

他感到诡异地摇了摇头,蓦然,又像是发觉了什么似得,低声笑了起来:“闫巧巧啊闫巧巧……”

他说着,轻轻地伸出手,附着她的面颊,望着她脸上闪过的红晕。

她真的就如同一只会令人着迷的罂粟花一样,不得不为此沉沦。

“闫巧巧,给我吧……”

他低声恳求着,这还是第一次,在床事上,他大名鼎鼎的冷枭,恳请一个女人给他。

嗬!想想,也真的是可笑。

闻声,闫巧巧霍然缓过神,她睁开眸子,脑海里,再次重复着他刚刚的那些话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我的心里,可以永远的陪在我的身边,成为的女人,而你,是第一个,既然如此,又怎么会叫你做小三?”

她是第一个,她闫巧巧,是第一个。

突然之间,她觉得,就这样,把自己的身体还是心都交给这个男人好了。

这样想,好像也是挺不错的。

不用去理会那么多的事情,只需要,好好的爱他,只需要,将她的身子跟心,全都属于他,只需要这个,一切便都够了。

她大口大口喘息着,她觉得胸膛里全都是即将呼啸出来的冷气,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知道,因为他手掌的温度,她的身子也变得温热起来。

不用去想安娆儿,不用去想他们是如何认识的,更不用去想,他对她刚刚所说的所有话语,是真的,还是假的,又或者,是那么多有的没的……

她一概都不用去想。

男人的呼吸,越发的加快。

她媚眼如丝,那杏眸内似乎盛满了水,稍不留意,便就会溢出来,男人见她没有任何异议,大手便轻轻地附着她,嘴角闪过的窃笑,带着一丝迷离不清。

他一点点地掀开她身上的衣服,露出那具白皙的的身子,是如此的令人着迷,完美的弧线,滑嫩的肌肤……

他甚至都可以闻到来自于这个小女人身上的体香。

蓦然,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他所有的动作。

男人的脸瞬间铁青下来,那一阵阵扰人的电话铃声显得却是突兀无比,闫巧巧也从迷离的悬崖,立即跑了回来。

嘎!她刚刚差点就跟这个男人……而且,还是在她极其愿意的情况下!

嘶!!要死啊要死啊!

闫巧巧心里一边惊呼着,身上的男人一边冷冷的撤离身子,不悦地拿起手中的电话接通:“喂?!”

闻声,闫巧巧吞了一块块,尔后按了按发肿的太阳穴,慢慢地坐了起来,她此刻衣衫不整,甚至,脸上跟身上都呈现一种粉红色,闫巧巧很清楚,这粉红色是什么意思,一想到,她适才对那个家伙动情了,一想到,她刚刚差一点心就跟着沉沦下去,她就觉得一阵的恐怖。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闫巧巧,怎么会这样呢?

闫巧巧紧紧地咬住唇,她可以感受到她胸口那里升起地一股羞涩感,不断的在身子内蔓延、蔓延、蔓延……

唔……真的很丢人!

闫巧巧正想着,蓦地,只看到冷枭的神色变得愈来愈的清冷、紧张起来,尔后竟然咒骂起来:“该死的!你们是怎么做事的?!才耽误那么点功夫,你们就毁了这么大一件事!!”

冷枭暴怒的声音使得整个车子在发颤,闫巧巧不解地眨眨眼睛,望着他,只见他二话不说地扣断电话,修长的古铜色大手突然将手中的手机朝着外面狠狠一扔,瞬间,全球限量版手机随着在空中,出现的一条弧,径直躺在了那冰冷的水泥地上,尔后又被一辆车子飞驰的压过,面目全非。

闫巧巧顿时有些惊呆了。

“嘶!!冷枭!!你有毛病啊!那手机好贵的!你就这样扔了不管不顾的,你神经病哇!”

她不甘的在座位上大吼大叫,冷枭却突然地转过头来,凝视她的眸子,这一刹那,闫巧巧好像看到他眼底升起的一丝深情以及适才还未褪去的温柔。

嗬!

她现在是醒着的吧?!

怎么会……怎么会看到这种情愫?

“闫巧巧,你怕不怕血,怕不怕战争?”

“呃……不怕。”

他忽然神色凛然的问,闫巧巧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样说,但是,她却默默地摇了摇头,男人的唇角莫名其妙地勾起一条弧:“OK,很好!那,我现在带你去机场,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准尖叫,知道吗?”

“啊?机场?为什么啊?要出差吗?”

闫巧巧眨着眼睛,极其迷惑地凝视着眼前的男人问,而冷枭此刻却并没有时间再跟她解释那么多了,他摇了摇头,骤然开启车子。

那奢华的布加迪威龙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地冲了出去,在阳光下,闪烁着明亮的光芒,而一声飙高的女音,也由此自车子内传出

“啊!!冷枭你吓人啊!要死!开的太快了啊啊啊!!”

闫巧巧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莫名其妙的就被冷枭带着上了飞机,她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这个男人像是提着小鸡一样,提着她往上面走,闫巧巧气的要命,等她咚地一下被扔到座位上,尔后又看到冷枭一脸冷峻地坐在她的旁边,闫巧巧霍然冷下脸来。

啊啊啊!!这个该死的冷枭!!

他到底干什么?!他到底想干什么啊!!

闫巧巧被气的要命,她嘴唇紧紧地咬着凝视着跟前的男人,那双眼眸瞬间变得通红:“你把我弄来飞机上干什么?”

闻声,男人侧过头,看向她,见她眼眸里透露出慢慢地不爽,冷枭的嘴角闪过一丝淡淡的弧:“放心,我又不会把你卖了。”

“咳!你也敢啊!那可是犯法的!”

“你认为,我冷枭还有什么犯法的事情不敢做?”他的眸子内,隐隐约约的透露出一丝的促狭。

闻声,闫巧巧瞬间心一沉,尔后冷下脸:“可是不管怎么样,你也要告诉我,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

她蹙着眉,不悦地看着他问。

无论怎么样,她都应该有资格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要把她带哪去!而且,她最气愤的是,这个家伙一副处变不惊,云淡风轻的模样,闫巧巧特别的生气。

“我要带你去的地方,恐怕你现在知道之后会害怕。”

冷枭幽幽地说着,一本正经的样子,令她瞬间懵住了。

他什么意思?!

害怕?!

嘶!他莫非是要带她去龙潭虎穴不成?

闫巧巧眉毛一挑:“嗯?你什么意思?”

她眨着眼睛,懵懂地看着他。

记得,他好像是要去国外办什么事,刚刚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脸色变得特别的凛然,闫巧巧以为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可是没有想到,这家伙上了飞机之后,脸色就变得极其的淡然,她不知道冷枭到底想什么,但是,她很奇怪,冷枭为什么现在神色变得好生淡然,而且,一点着急的样子也没有。

“干嘛?看我做什么?”

犹如感受到了闫巧巧的注视,冷枭侧过头,看向她,微微一笑。

“你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做?”

她很敏感也很聪明,他颔首:“嗯,我要带你去欧洲最大的地下黑帮。”

地下黑帮?!

四个字,令闫巧巧的心忍不住地一抽。

她没有听错吧?!

嗬!!冷枭他想吓死她啊!

他到底要做什么啊!她闫巧巧可是良家好女孩!

“你个混蛋!!你把我带那里去做什么!”

啊啊啊!!这个可恶的男人!!难道他想杀了她?!还是把她卖去做妓女?!

嘶!她怎么突然觉得这个男人的心那么狠啊!

难道他忘记,她为他挡枪又挡棍棒的事了?!

闫巧巧想着,眉宇不悦地皱了起来。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因为我觉得,你留在这个城市里,现在太不安全了。”

他骨节分明的手轻轻地扣着旁边座位上的凳子背,一声一声的音节极其的具有节奏感。

仿若敲进了人的心头,弄得人迷迷茫茫。

“嗬!哪里不安全?!”

“刚刚,石旭阳把你带到那餐厅,万一他对你图谋不轨,而我又刚好不在,你说怎么办?”

他的一句话,便让她瞬间语塞,闫巧巧心里的小火苗啊却不停地层层往外冒着,她郁闷,她特别的郁闷!

他凭什么以为,人家都会对她图谋不轨?!他凭什么这么以为!

想着,闫巧巧深吸一口气:“我想,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像你这样。”

“什么我这样?”

冷枭眸子不悦地眯了眯,他的目光一直紧紧凝视在闫巧巧的身上,听到她适才嘴里的那句话,神色便立即冷了下来。

“谁也不会像你这样!”

她紧紧地双手握拳,冷冷的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在上飞机之前,在车子里的那一刻,她的心,像是瞬间懵住了,因为,她犹如看到了她的下场,她作为小三,被安娆儿当众打巴掌的那一幕,她实在是受不了,尤其是这男人适才深情无比的眸子,令她霎时间吓到了,因为他的那双眸子,实在是深邃的太可怕太可怕,她觉得,全身因此而一阵地颤栗,因为他的那双眸子,像是天生便会演戏一样,她怕,他就是正在演戏,她更怕,她会因此而陷入进去,再也无法自拔,她更怕的,是到时候一旦梦醒了,她便再次重新做回那个可悲的丑小鸭,更可悲的,也是她怕到时候一个巴掌,将她所有心里的感情,却一巴掌打碎。

“Shot!闫巧巧,你再说一次。”

男人闻声,他的眼眸里瞬间透露出一丝狠戾,闫巧巧也不知道怎么的,明明她想说出的那句话,她却顿时说不出来了,倒抽了一口冷气,撇过头,看向左边,与他的目光随之移开,冷枭眉毛不悦地一挑:“闫巧巧,你该不是看上石旭阳了吧?”

“嗬!你说什么呢!谁看上他了!!你别给我乱扣屎盆子好不?!”

“不是?那你为什么刚刚说那些话?”

他挑着眉骨,突然一把扯过她的手腕,将她一个微微地用力,带入怀中,闫巧巧顿时倒吸了一口气,望着跟前对男人,却顿时又被那双有些猩红的眸子弄的怔住了。

他……

怎么了?

“我只是怕。”

她突然静静的吐出这三个字,如同一潭毫无涟漪的湖水,被忽然投进了一颗小石子,泛起丝丝的波纹,这令男人不解地蹙住眉头:“你怕什么?”

“我怕……你……跟我……只是一场梦。我还记得,安娆儿这个人。我忘不掉。”

“忘不掉?”

“是。我怕。”

一时间,她将自己心里的顾忌毫无保留地说出,冷枭似乎一开始还有些发怔,可是很快地,便像是明白了什么,轻轻地笑了起来。

呵呵,这个小女人真的是很可爱。

她竟然,是因为安娆儿!?

她是在吃醋吗?!想到这个可能,冷枭顿时觉得心里充满了欣喜,他也不知道他是在欣喜什么,是欣喜闫巧巧为他吃醋,还是别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小女人,因为安娆儿三个字,明明心里对他有好感,却不敢透露出来。

“你笑什么!”

闫巧巧迷惑地看着他问。

“闫巧巧,你是个小傻瓜。”

“嗬!你才……”

她话音未落,突地,男人修长的双手一把揽过她的纤腰,将她往怀中狠狠一带,闫巧巧便跌入了他有力的胸膛之中,本来她是想挣扎的,可是当她安静的一听到他咚咚地心跳声,她的心,便立即沉入了谷底。

那仿若身处一片静谧的幽湖,她静静地站在河畔,四周,全都是山谷,她能嗅到好闻的花香以及好闻的味道。

“闫巧巧……”

他骨节分明的手轻轻得插入她乌青的三千发丝之中,飞机,继续往前飞,他的心,却因此沉沦其中,沉沦此时此刻。

他多希望,现在时间就停在这一秒钟,永远都不要再动。

他努力了这么久,拼搏了这么久,他甚至为爱困了那么久,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心里有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的好。

不知不觉地,他被这个该死的小女人所吸引,不知不觉,他的狠戾在她面前完完全全地变成了纸老虎,不知不觉的,他对她,已经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感,有时候,他一旦见不到她,她就会发疯一般,想要去找她,因为,倘若找不到,他的大脑便像是被这个小女人塞爆了一样。

他觉得,只有在飞机上的这段时间,是彻底属于他们两个人的。

他可以不用去顾虑那么多,只是这样安静的拥着她便可。

这里,没有别人,没有那些其他的人,没有安娆儿,没有赫连楚,没有石旭阳,没有霍以烈,只有他们,只有他们正在拥抱的两个人……

但是,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这次带她来地下黑帮,是对……还是错。

究竟对于她来说,是一种保护,还是另外一种的伤害?

但无论如何,他发觉,在这个小女人的面前,他总是可以做最真实的自己,因为她,让他卸下了戴了很久很久的面具,因为她,他可以在她的面前,舒舒服服的喘一口气……这,便足以。

谁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情,谁也不知道,在爱情面前,该如何的抉择。有那么多条的路,你怎么能知道,哪一条,才能通往幸福,可是,如若你闭上双眼,仔细感受,抛下一切,你便会发觉,幸福,离你咫尺之遥。

闫巧巧不知道那个地下黑帮原来就在欧洲德国最大的城市境内,最可怕的是,街道上,到处都是一些身穿黑衣的人。

闫巧巧蹙着眉,跟在冷枭的身旁,继续朝前走,她偷偷用余光打量冷枭的侧脸,发现,他脸上并无任何神色,反而极其轻松,闫巧巧抿了抿唇,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直觉告诉她,这次,必定有危险,而冷枭所要做的事情,也一定是很危险的,不然,他怎么会来地下黑帮?

很快,冷枭便带着她在一家夜总会面前停止住了,闫巧巧看了一眼那上面的招牌,写的,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英文,四周,无数呻吟响起,偶尔一瞥,便可以看到角落那正在上演的激情戏码,闫巧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谈判。”

他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俊逸的脸庞上,染色一份的铁青。

“谈判?”

闻声,冷枭说的理所当然,闫巧巧却不禁觉得有些诧异。

谈判?谈判带着她做什么啊?!

想到,在飞机上他所说的那些话,她其实,不敢相信,一点也不敢相信,她怕,她怕那只是骗人的而已。

想着,闫巧巧深吸一口气,抬起头,迎上冷枭的目光,是他的错觉吗?

为什么,她竟然觉得,这一切显得是那么的诡异。

看到他那深邃的眼眸里莫名的闪过一丝清冷,她心里很慌乱,很害怕,她要学着努力零自己淡定下来,因为,她怕冷枭带她来这里是别有目的。

“走吧。”

他突然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朝着里面走去。

其实,说是地下黑帮,没有人能猜到,这黑帮团体,身处于一个三流夜总会里,就连警察,也万万没有想到。

刚一推开门进去,便看到跟前一位钢管舞女郎,一身黑色比基尼下面是一双长长的白色过膝漆皮靴子,那金色的长发,碧蓝色的眼眸令每个男人不禁都蠢蠢欲动。

那女子贴上来,一只手不留痕迹地揽过冷枭的手臂,冷枭皱了皱眉,显然是不悦。

“好久都没有见到冷先生了,也不知道最近在做什么?”

那女子微微一笑,说的,竟然是中国话。

冷枭瞥了一眼跟在身后的闫巧巧,又重新看向那女人,道:“他们都来了吗?”

“嗯哼。”

女人颔首,目光,却不由自主地看向他身后的闫巧巧,不禁嗤笑一声:“你怎么这次还要带个女人来啊?交易的筹码吗?”

说到交易的筹码这五个字,这个女人用的,是法语。

闫巧巧不懂得法语,所以她自然也没有听懂,只是见那女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冷枭的脸霎时间黑了下来,紧跟着,他不留情面的甩开她拉住自己的手臂,语气清冷的道:好了,带我进去吧。“

“呵呵……好。”

女子点了点头,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冷枭的绝情,带着他们朝着二楼走去,在掠过那些大大小小的桌子旁边时,闫巧巧无意间看到不远处有一层玻璃阻隔在那里,而玻璃里面发生的事情,竟然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有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她被摁在一个椅子上,可怕的,是那椅子上全都是铁钉,当她坐进去,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叫声,还有四周那些欢快的呼喊声,闫巧巧不禁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恨不得将想要吐的,也直接都吐了出来。

太骇人了!太骇人了!!

闫巧巧正想着,蓦地,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侧传来一丝炽热的目光,她顺势望去,迎上冷枭的视线,“没事的。”

她没答话,只是蹙着眉,默默地跟着他走了过去,直到,三个人来到二楼尽处的一间玻璃房内,透过玻璃房,闫巧巧可以看到里面混乱的场景。

闫巧巧想也没想,便立即转身:“我要回去!”

“闫巧巧!!”

冷枭抓住她的手臂,神色有些不悦。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她拧着眉,甚是不满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他起码给她一个理由啊!

“我要回酒店。你可以说,我是来陪你办公的,但是,我也有权利选择对吧?”

她深吸一口气,冷静的说着。

她的负荷,已经到达极限了。

她实在看不下去。

虽然,她知道,黑帮的做事方法,就是稳准狠,他们要必须在能享受的日子里尽情享受,因为很怕,如若这没有尽情享受,等到日后归西,便再也享受不了了。

但是,她看不下去,她一点也看不下去。

“你想回酒店?”

“是。你可以办完之后再回去,我都没意见。”

说着,她甩开他的手臂,咚咚地朝着外面跑,冷枭皱了皱眉,自知,在这里,她闫巧巧身为一个女人,跑出去是难上加难,冷枭打了个响指,一个欧洲女子从旁边走了出来,冷枭低低的说了一句英文,只见那女子颔首,便立即朝着闫巧巧的方向追了过去。

见状,冷枭这才放心下来,正欲回去,蓦地,身后传来一声女声:“不是说要带她来做交易的吗?为什么放了?你明知道,如果让她回去,你的身份还有你的产业,都会受到危险。石旭阳,正在对付你。”

“可是我做不到。”

他摇了摇头,脸上满是疲惫。

他真的做不到。

一想到,他要将她推向那些男人,一想到,她要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尽情地蹂躏,他真的做不到,他明明以为,飞机上,他可以将自己的心彻底做到冰冷无情,谁知道,终究,还是不行。那个小女人在他的心里已经占据了太多太多的位置,无论他如何努力,也最终只是徒劳而已。

“你不该心软的。”

“我知道,可是,我已经这么做了,没办法。”

“那你接下来想怎么样?”

“顺其自然吧。我宁愿,用我自己去换她。”

“可是,作为一个黑道人,而且,还是黑道首领,你不应该有感情。有感情的结果,便是死亡。”

“已经陷进去了,现在说这么多,又有什么用?”

唉……

女子长长的叹息一声,自知这般如此,便不再说话,领着他,推开那玻璃大门,走了进去。

但,谁也不知道,冷枭走进去的那一刹那,他与闫巧巧的生活,便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闫巧巧也不知道怎么的,怎么就那么顺利的走出了这地下黑帮。按照她原先的想法,这些人势必要为难她,谁知道……

想着,闫巧巧回过头,无意间看到她的身后有一个女子一直尾随其后,那女子膀大腰圆,看起来,应该是保镖之类的人物,闫巧巧瞬间了然,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是冷枭啊!

原来如此。

她感到头疼地摇了摇头,正打算招一辆计程车回酒店,突地,一阵手机铃声这时莫名地响了起来,闫巧巧连忙摸索着将手机拿出来:“喂?”

“巧巧,你在哪里?”

里面,传来赫连楚焦急的声音,闫巧巧不知道赫连楚在急什么,她答道:“我在德国。”

“德国?!”

“是。”

她点了点头,电话那边,却有三秒钟的沉默:“为什么要在那里?”

“是冷枭带我来的。谁知道他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

她说着,嘟了嘟嘴,电话那头,却传来了赫连楚粗重的喘息声:“你说,他带你来的?!”

该死的!!他竟然带她来做人质!

他明知道,石旭阳早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他一来欧洲,他便将他在欧美的势力彻底的一网打尽,甚至,连他也不一定能活着生还,然而,他带来了闫巧巧,这……

该死!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你在哪个酒店?!”

赫连楚想也没想便立即开口问,闫巧巧皱了皱眉:“我干嘛告诉你啊。”

“你要是再不告诉我,到时候你被人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呢!”

他在那边低吼着,闫巧巧不知道他的这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听他的语气仿若很着急似得,闫巧巧便将地址告诉了赫连楚,赫连楚闻声迅即挂断了电话,闫巧巧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她放下手机,凝视着自己手中的手机眨了眨眼睛。

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呃,赫连楚这么着急干什么?

不就是来德国而已了嘛。

她想着,抖了抖肩,继续朝前走。

可是,不知道是否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身后的那双手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她的背影,这倒让她,感到有些微微地不爽……

这有什么好监视的?

她都已经出了地下黑帮了!真的是郁闷!

闫巧巧费了好大的劲儿,这才回到酒店。

原因很简单,她没钱……

所以,闫巧巧是徒步走回酒店的。

她咚地打开门,又咚地一声关掉房间大门,瞬间,她倒在床上,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天花板,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冷枭适才在飞机上对她说的所有话的那一幕。

他带她来德国,只是出于保护她吗?

还是,他其实是想要令她真正的了解他的生活呢?

想到这个,闫巧巧的心里,不禁开心了许多。

或许,如果没有安娆儿,如果她可以忘记那两次不愉快的经历,冷枭还是一个挺好的人。

他虽然冷酷,可是却也细腻。

心思细腻的男人,她见的不多,认识的也更少,唯独,只有他。

闫巧巧想着,微微牵唇一笑。

只是……

笑着笑着,她情不自禁地又收住自己嘴角的弧度。

她怎么可能忘掉安娆儿?

赫连楚说过,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是外人根本体会不到的,冷枭的心里,永远都住着一个安娆儿,就算她再怎么想抹煞这个事实,也都是无用之功。

想着,闫巧巧觉得有些可笑。

她不应该痴人做梦的。

安娆儿,才是冷枭心目里的唯一,而她闫巧巧,算做什么呢?

她总是这样自作多情,不好,这样真的不好。

想着,她深呼一口气,摇了摇头。

有些时间,她不应该想那么多的,因为她实在是没有那个本事,无论她怎样想,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悲剧的结果。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

那不是闫巧巧的个性。

闫巧巧想着,从床上坐起来,偏过头,看向不远处的风景,这还是第一次她来德国,虽然,在情势如此紧迫的条件之下。

可是,德国还是很美。

那风景,是在国内见不到的。

闫巧巧静静的望着远处的风景线,那美丽的楼房交叠在一起,树木葱郁,耳边,却不由自主地再次响起冷枭的那句话

他说,他的心里有她,他说,他的心里一直都要她,那究竟是意乱情迷之下才说的话,还是……?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她只是觉得,她对于那个男人,实在是太不了解了。

他的心被他隐藏的那么深,甚至,是连光线都照射不到的地方,如此之深的城府,令她自愧不如。

既然如此,她又怎么能看得懂?!

怎么能看得懂呢?!

他实在是太黑暗,太可怕了……

她不应该再去想那么多,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驾驭的了的。除非,她想白日做梦。

闫巧巧正想着,蓦地,一阵刺耳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闫巧巧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正在床上不断震动的手机。

呃……

谁的电话?

想着,闫巧巧伸出手,拿起那电话,只见屏幕上,却闪烁着那不算陌生的三个字……

额……是他?!!

“额……石旭阳……”

她缓缓接通手中的手机,不知道是怎么了,在看到LED屏幕上闪烁的那几个字,她的心竟然有那么一瞬间是停止的。

这个男人,或许,真的像是冷枭所说的那样可怕,可怕到,她甚至已经不知道他是人还是魔鬼。

“你在哪呢?”

“呃……我?”

她不知道为什么石旭阳一上来劈头盖脸的就问她这个问题,她现在懵的要命,正欲说她在德国,突地,只听得一声扑哧的声音,紧跟着,一个子弹从她的耳侧飞过,闫巧巧瞬间瞪大眼眸,一刹那间,完全的木讷住了。

额……

她……她……妈啊!!子弹!!

闫巧巧回过头,只见那子弹早已经狠狠的插紧了墙壁之中,而电话那头,石旭阳也像是听出了什么一样,蹙着眉头,问:“闫巧巧,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

“啊啊啊!!子弹啊!!”

她惊悚地忍不住的大叫起来。

妈啊!她没有看错!真的是个子弹!!

电话那头的石旭阳闻声,立即蹙住了眉,尔后用冷静的声音道:“你现在先别激动,马上逃走,很有可能,有一些人已经盯上你了。”

“呃……”

她委实不知道石旭阳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她在笨蛋,都晓得,现在这种情况,不逃,不是找死吗?

想着,闫巧巧不禁开始在心里怨恨起冷枭来。

他把自己带来德国,他又一个人将自己扔在了这种地方!现在可好,有人甚至还盯上了她,虽然,她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盯上她,但是她有预感,如果一旦被那些人找到,她闫巧巧,是必死无疑。

想着,闫巧巧迅速地俯下身,一步步的朝着外面逃,可是突地,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看向不远处的卫生间,如果外面是危险的地方,那么卫生间,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想着,闫巧巧抓紧自己手中的手机,径直躲向卫生间,刚刚关上门的那一刻,闫巧巧便看到一颗子弹从她跟前唰地一下子飞过,四周响起无数枪弹的声音,酒店的保安系统也跟着响了起来,一时间,她的耳朵觉得都快要被弄炸了。

该死的!

闫巧巧愤愤地咒骂着,石旭阳在那边不禁开始担心起来:“巧巧!你没事吧?!”

“额……我……我没事。”

她摇了摇头,拿起电话,对着那头的人,闷闷地说:“可是我就是奇怪,到底,是谁要害我!又是谁,盯上了我。我闫巧巧一没偷,二没抢,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说着,相当郁闷地苦下脸来。

她真的什么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懵的。

她要怎么做呢?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现在躲在卫生间,是最安全的。

石旭阳在那边顿了很久,尔后这才开口:“冷枭,他在你的身边吗?”

“呃……冷枭?!你问他做什么啊?”

闫巧巧一时间不解石旭阳的用意,眨了眨眼睛,懵懂地问,石旭阳长长的叹息一声,正欲说什么,突地,只听得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闫巧巧!闫巧巧!!”

或许是那声音震撼到了闫巧巧,闫巧巧手一个不稳,手中的手机便落在了地上,正在那边等回话的石旭阳只听得一阵嘈杂之音,霎时间,他的整个神经都跟着紧张起来。

不好!

该不是,闫巧巧那边出事了吧?!

唔……

闫巧巧现在一个人蜷缩在浴缸里,怕的要命。

她还是第一次,第一次单独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事。

她现在愈来愈痛恨冷枭,这种血雨腥风的事情,为什么非要带她!

想着,闫巧巧恨不得现在直接一刀将那男人直接杀了算了!

她闫巧巧再怎么说,特不能这么悲剧吧?!

闫巧巧紧紧地咬住唇,她很怕,她很怕现在稍稍一个不留言,她就会被宰了,她还是很惜命的。

“喂!!开门!快点!开门!!”

门那边,兀自传来不断的拍声以及喊声,可是,那人喊着喊着,闫巧巧却像是听出一些什么来,虽然,子弹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强悍,在她的耳边犹如投下一颗大炸弹一般,但是,这一阵的男声,却那么的熟悉?

闫巧巧蹙住眉,心里一边怀疑的想着,一边将信将疑的走过去。

呼……

是她认识的人?还是,冷枭回来救她了?!

闫巧巧想着,她的手率先伏在把手上,还未打开门,突地,门那边的男人已经用力一撞,紧跟着,门便被打开,闫巧巧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幸好,赫连楚手疾眼快的扶住了她的纤腰,闫巧巧定睛一看,不由得瞬间震慑住了。

“啊!赫连楚?!”

妈啊!怎么会是他?!

“笨女人!”

他望了一眼她吓得惨白的脸色,尔后拉起她便朝着外面跑去,那些子弹从他们身边飞快的掠过,带着一种外人都察觉不到的狠戾,闫巧巧心里紧张的要命,被男人抓住的手是那样地用力,可是,她手心里,也兀自不断的渗出冷汗。

“赫连楚……你……”

她被他带着跑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每个房间的客人也像是疯了一般的打开门冲出来,他们便混合在人群之中,快速地朝前跑着,闫巧巧眉头紧紧地皱着,她侧过头,偷偷看向赫连楚,发现他似乎对这一切早已经熟知一般,好像,他经常逃命?!

不过,仔细想想,也并不奇怪。

她们黑道中人,一向都是这样的可怕。

闫巧巧深吸一口气,她不敢再去看赫连楚的脸廓,只得跟着他拼命地往前跑,她更清楚,现在,她可以倚靠的人只有他这一个,尤其是在这异国他乡之时,那么多千万的外国人里,只有他,才是她熟悉而认识的。

“我告诉你,很有可能,你被毒枭他们盯上了,你现在,必须要把自己保护好,知道吗?”

赫连楚一边拉着她下楼梯,一边看着她,一字一地说。

闫巧巧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嗯。只不过……毒枭?”

身后的枪声不断,赫连楚朝着左右看了一眼,尔后一把拉起她,朝着天台隧道跑去,一边跑,一边道:“就是今日跟冷枭去谈判的那些人,他们很有可能对你不利。”

“我?!为什么?!”

闫巧巧不解地蹙住眉。

为什么是对她不利呢?!

赫连楚被她脸上懵懂的表情弄得语塞。

嗬!他就知道,这个小女人如此的单纯,她什么都不懂,冷枭却以身犯险的把她带来这里,这不是找死吗?!真的不知道冷枭是怎么想的!

Shit!

“因为,你跟冷枭曾经在一起露过面!如果他们跟冷枭谈崩了,你就是他们最好的人质!知道不知道?!”

他甚是无语地摇头看着她,闫巧巧瞬间了然。

她本以为,这可能只是单纯的一场枪战,并没有那么复杂,谁知道……

然而,闫巧巧根本没有发觉的是,其实这还不算复杂,真正的复杂,是接下来所发生的那些事。

赫连楚将她掩护着跑出了酒店,闫巧巧顺利的躲过了那些可怕而尖锐的子弹,赫连楚将她一把推进他的车子里,尔后快速地发动车子,现在,他们应该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管酒店外面的事情,所以,更不可能有人知道,闫巧巧早已经被他偷偷的保护走了。

车子,飞快的行驶在路面上,闫巧巧的心,却还兀自忐忑不安,无法淡定。

她侧过头,看向赫连楚,突地,又像是想到什么一样,骤然开口:“既然你说,他们是跟冷枭谈判的人,如今他们应该是谈崩了是吗?那冷枭怎么办?”

她挑了挑眉骨,问。然而,赫连楚听到冷枭这两个字,脸立刻拉了下来:“你到现在都还在想他?!”

“可是……他才是最危险的,不是吗?”

她眨了眨眼睛,绝美的小脸上布满着小绵羊似得单纯。

赫连楚算是彻底被她弄的语塞了!

这个小女人就是笨的可以!

她甚至被别人卖了,还在帮着人家数钱呢!

车子,以着两百迈的速度飞快前进,很快地,便行驶到一处别墅跟前,赫连楚看了一眼身后左右,发现四周极其的安全,他这才暂时松了一口气。

赫连楚侧过头,看向闫巧巧,只见她正凝视着他,眼眸里,渗满不解。

男人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感到自嘲似得笑了笑:“闫巧巧,我真的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想那么多事情。甚至,连他的安危,你都可以考虑的到。”

“毛啊!”

“好!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就告诉你。你知不知道,他这次来欧美,是什么?”

赫连楚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问,闫巧巧摇了摇头。

她不知道,她一点也不知道,只是通过他们的谈话,她朦胧之中,知道肯定是冷枭出了什么事,然后才来的欧美,跟那些毒枭什么的人物进行谈判。

“冷枭之所以把你带来欧美,其实根本不是担心你在那边会出什么问题,而是他利用你,来延续他的时间,因为石旭阳的打击,他现在在欧美的势力进退两难,他怕,他在这边出什么危险,便找你来做人质,因为他知道,石旭阳对你有意思,并且,这里全都是石旭阳的人,他可以跟他们做个交易,只要将你给他们,他们便会将他的那些兄弟还给他,这一切,全都是他心中的计谋,你懂吗,闫巧巧?”

赫连楚的一番话说罢,他再度抬头,看向闫巧巧之时,她的脸色难看得不得了,甚至要死人一般,赫连楚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嗬!

这个小女人怎么了?!

莫非,是受刺激了?!

想着,赫连楚不由得有些心急。

她总不能因为一个冷枭,而变成这个样子啊!起码得说话啊!

“喂!闫巧巧!闫巧巧!”

他戳了戳她的胳臂,她却兀自一语不发,直到良久,他正准备带她去医院,她开口,幽幽地吐出一句话:“为什么……”

她眼眸黯淡,语气清冷的问。

为什么,她真的很想问为什么!

为什么冷枭要这样对她?!

为什么只是利用她而已?!

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她一点也不相信!!

闫巧巧只觉得大脑一阵的发胀,她并不相信赫连楚所说的这些话,可是,想到适才,刚刚说的什么交易,还有那场枪战,闫巧巧却又不得不信。

她现在,还能有什么不可相信?!

还有什么?!

闫巧巧嗤笑一声,脸上,布满了自嘲。

这一切,真的够了,太受够了。

她摇着头,双唇抿的紧紧的,她看向前方,不知道在看什么,赫连楚推了推她:“闫巧巧,你没事吧?嗯?”

“我不相信……”

她一次次地重复着,赫连楚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

唉……

这个小女人啊,他自然知道她不相信,就连他,也是觉得有些讶异,可是,事情已然那样了,又能怎么办?!难道,她不相信他所说的那些话吗!?!

“从头到尾,他只是在利用你!利用你保护他的安全,保护他兄弟的安全,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你的安全!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回到酒店,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枪战响起,他并没有及时的出现在你身边?!甚至,你的身边连一个可以保护你的人都没有!”

他的一字一句,瞬间点醒了闫巧巧。

是啊……

为什么,她的身边连一个保护她的人都没有?

为什么?!

她多想此刻自嘲地大笑起来。

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

她闫巧巧,是多么多么的可悲,竟然,要变成这个样子?

呵呵!

真的是太可笑了,太可笑了!!

她摇着头,双唇抿的紧紧地,她宁愿,她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她宁愿,她是瞎子,聋子,疯子……

如果是那样,冷枭就不会想要再利用她了吧?

她真的想不到,其实,冷枭只是在利用她而已,其实,他只是……他只是……

她再也说不出来任何一句话,她只知道,她的心,是那么那么的痛,好像,在燃烧一般。

她要怎么办?

她要怎么办,才可以零自己冷静下来?

车子内,气氛一片的寂静,谁也不曾说一句话,只是这样彼此静静的喘息着,各怀心事,蓦地,一阵电话铃声自闫巧巧的口袋里响了起来,她深吸一口气,拿起那手机,只见LED的屏幕上闪烁的两个大字冷枭。

是他?!

她眼眸猛地一缩,尔后却颇为自嘲地嗤笑出声。

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他?!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她紧紧地抿着唇,她宁愿,这些日子,只是一场梦,时间,就此停止,她不想再往下继续。

“怎么了?”赫连楚问。

闫巧巧没说话,却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他看,赫连楚皱了皱眉:“那你接不接?”

闫巧巧不知道她该接还是不接,她只知道,她现在的心好累好累。

因为,她被他算计了。

因为,他飞机上的那场画,只是他的逢场作戏。

因为,他的城府是那么那么的深邃,她猜不懂、看不透,就连说的那些话,也都只是梦寐一般。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恩下了接通键,刚一接通,便听到冷枭传来的吼声:“你去哪了?!为什么我回到酒店发现你不见了?!”

“你是在找寻你的棋子吗?”

她顿了顿,说。

冷枭那边沉默了,闫巧巧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顺着眼角掉落下去。

为什么?!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要沉默?!

难道他不知道,他的沉默,是她最大的打击?!

难道他不知道,他只要稍稍的一个沉默,便可以零她的心彻底死掉了?!

闫巧巧一只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赫连楚没说话,将头转向外面,唇角,不经意地牵起一丝弧。

这个小女人总是这样的可爱,她总是这样,零他觉得目眩神迷。

不过,这一次,她跟冷枭,应该就快完了吧?

冷枭,欺骗了她,无论如何,她都是不能容忍的,更何况,他之前越深情,闫巧巧便会越以为,他只是在玩弄她而已,这刚好,就是他们想要的效果。

“闫巧巧,你听我说。”

“好,你说啊。”

“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至于整个过程是怎么回事,你放心,我以后肯定会跟你解释的。等等……你跟谁在一起?谁救了你?嗯?”冷枭在那边很聪明的追问,以他的睿智,他一下子便猜到了是有贵人救了她,只不过,他现在好奇,那个人是谁。是石旭阳,还是赫连楚?又或者是其他人?!

“我被谁救了,你很关心吗?”

“闫巧巧,不要逃避我的话!”

他沉下声音,冷冷地说着,闫巧巧却默默地挂断了电话,摁下关机键,电话铃声很快地又响了起来,闫巧巧默默地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

她只是觉得好痛好痛,大脑跟着心一起在痛。

她紧紧地握住双手,此刻,她的双手发凉,她只能将自己像是一个小刺猬一样的蜷缩起来。

冷枭……冷枭……

她自以为,她可以放下一切,好好的爱这个男人,她自以为,就像是他在飞机上所说的那样,她闫巧巧,从始至终都不是小三,而他冷枭,才是真正真正掠夺她心的男人,是他们彼此占据了彼此的第一次,可是,她错了,她闫巧巧,大错特错了。

当她以为,一切都那样顺理成章的时候,其实,并不然,这根本就是她的天真酿成的悲剧!

“现在你想怎么样?”赫连楚自知她打完了电话,他开口,淡淡地问。

闫巧巧没大话,赫连楚摇了摇头:“莫非,你想一直呆在这里吗?你别忘记,这里并不安全。”

“我要回去。”

终于,她吐出这四个字,赫连楚顿时一怔:“回去?!”

“是,我要回去,我的亲人还在那里。”

她毅然决然。

因为,她想到了天儿。

天儿,才是她真正的唯一。

她不应该去奢求那么多,她唯一最最最最宝贵的,就是她的天儿了,除了她的天儿,她可以谁都不要,谁都不理,唯独,不能没有天儿。

“你确定你要回去?可是我不保证,这中途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况且,冷枭知道你逃走了,肯定会派人追你的。”

“可是我不想见他,一点也不想。”

她冷静的重申着,闻声,赫连楚蹙住了眉头。

其实,他现在也是在踌躇,这里这么混乱,万一一个处理不好,他们两个人很有可能便性命不保。

突地,他感到有一双软软的小手附上自己的手臂:“我求你了……”

闫巧巧眼眸里,闪烁着期待以及希望,赫连楚想了想,感到有些头疼。

可是,现在再头疼,也都是没用了。

他必须要答应这个小女人,不然,她肯定不会罢休。

“好,我带你回去。”

“谢谢。”

她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重新坐回座位上。

车子迅速启动,她却默默地闭上了眼睛,不愿去看外面的那些风景。

她知道,她的心已经丢了,已经丢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找不回来。

赫连楚的那些话,令她,更是下定了决心

“冷枭之所以把你带来欧美,其实根本不是担心你在那边会出什么问题,而是他利用你,来延续他的时间,因为石旭阳的打击,他现在在欧美的势力进退两难,他怕,他在这边出什么危险,便找你来做人质,因为他知道,石旭阳对你有意思,并且,这里全都是石旭阳的人,他可以跟他们做个交易,只要将你给他们,他们便会将他的那些兄弟还给他,这一切,全都是他心中的计谋,你懂吗,闫巧巧?”

她,闫巧巧,只不过是他所利用的工具之一,以前的那些好,也都是他伪装出来的吧?还有他今日跟石旭阳所说的那些话……

呵呵,够了,真的是够了……

他冷枭,真的当她闫巧巧是个傻瓜吗?

“该死的!闫巧巧!你到底跑哪去了!”

冷枭一个人望着外面天雨连绵的风景,一个劲儿的咒骂着。

他已经命人将这里翻了个里里外外,可是就是不见那个该死的小女人,她是打算真的气死他吗?!

嗬!

几天不见,她的本事是真的见长啊!

还是,她跟人跑了?!

对……

跟人跑了,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冷枭冷下脸,闫巧巧那个小女人总是这样气人,她不气死他,是不是就不甘心?!

想着,冷枭恨不得立刻抓起那个小女人狠狠的打她的PP。

天气,愈来愈的冷了,外面的小雨,犹如脱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的往下掉,往下掉……

看着看着,冷枭不禁心烦起来。

他找不到闫巧巧,也就意味着,那个小女人是误会了自己。

刚刚,听到她在电话里所说的那些话,不是摆明了已误会了他吗?

呃!

这可怎么办?

冷枭觉得有些犯难,因为,这件事,他不能跟任何人说,他只能凭着自己的力量去找那个小女人,可是,能不能找到,都不知道。

这,才是他觉得最两难的地方。

“闫巧巧啊闫巧巧,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他苦笑一声,对于她的逃跑举动,他真的很是不解。

他跟她已经明明说了那么多了,为什么,她还是随便听信人家几句话,便就逃之夭夭了?!

不错,他是想利用她,利用保护他与他兄弟的安全,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拿她做交易,如若他想要拿她做交易,上一次,去见石旭阳,也就是S先生的时候,S先生提出要她的那一刻,他就大可以将她推之出去,何必,又玩这么多花招,又何必,兜这么大的一个圈子?!

他冷枭,是傻瓜吗?

想着,冷枭觉得甚是可笑。

那个小女人才是最大的笨蛋,被人利用了,她都不知道。

“唉……闫巧巧,在你的眼帘,我就那么可怕?我就是那么坏的一个人?”

他自叹一声,正在抑郁着,忽而,只听得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冷枭立即接通:“喂?”

他本来以为,这个电话是跟闫巧巧有关系的,谁料得……

“枭……”

“是你?”

“我……我听说,你去了欧洲?怎么了,有什么急事?”

“跟你没有多少关系。”

“是……但是……我担心你,可以吗?”

“我还有事,先挂了。”

说罢,冷枭将手中的电话毫无感情的摁掉,又顺势将手机抛到床上,从口袋里拿起一支烟,静静地点燃,又安静的吸入,吐着烟圈,那暧昧而迷离的烟圈在一个又一个,男人的视线,不禁也迷离起来。

安娆儿……

为什么,刚刚打电话给他的是安娆儿?

他多么希望,是闫巧巧啊。

恶霸老公请放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恶霸老公请放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恶霸老公请放手

夜晚,喧闹的城市霓虹闪烁,整个城市都沉浸在迷情中……“唔!混蛋!男人都是混蛋!”在一所不算太大的PUB内,在吧台前坐着一个娇媚入骨的小女人。巴掌大的鹅蛋小脸,一米六八的完美身高。一件黑色小吊带,一条玫红色的简单小热裤,棕色的高跟单靴,白皙的肌肤,飘柔的黑色长发,狂野之中带着点优雅。然而,此刻她一边拿着手中的酒不断往嘴巴里灌,一边不停的咒骂着,尽管如此,她姣好的身材、绝美的脸蛋还是吸引了不少男人贪婪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