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强者游戏 > 正文

《强者游戏》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8/1 21:42:36热度:

《强者游戏》是文笔极佳的豪门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嘭!”肉体砸在地面发出沉重的声音,独眼老八被一脚踢飞顺着座位中间的过道砸在了最前面的车门处,翻滚了几下才停了下来,却已...

强者游戏

罗门还是老样子,什么都直接发话让慕子墨去做,而自己在一边享受成果,就像现在她坐在休息座上,而慕子墨在排队买长途客车票。

到塔卡尔并没有直达车,得先坐火车,再坐长途客车,而他们现在正是刚下了火车,在准备坐上长途汽车的过程中。

慕子墨甩了甩手中的两张车票,在罗门身边的空位坐了下来。由于塔卡尔是一片沙漠,去那里的人并不多,所以他们很容易的就买到了下一趟车的票,就在四十五分钟后。

两人去吃完午餐回来,去塔卡尔的车刚好进站,检票,上车,在中间偏后的地方找到自己的位置。

客车并不是大型的,只有二十四个座位,当全部的人都上来后,后面还有几个位置是空的。

罗门是车上唯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总是惹得几个好色之人频频窥视,然而罗门却没什么感觉,或者说对这类目光已经习以为常、毫不在意,拿着手机抱着零食自顾自的正舒心着呢。

“嘿,哥们儿,你女朋友吧,真漂亮。”过道邻座的一个二十几岁的猥琐男望着里侧的罗门对慕子墨说道,一脸贪欲的样子掩也掩饰不住。

猥琐男此话一出,引得周围座位的几个男人也忍不住瞧了过来,只是瞧没瞧见就不知道了。

慕子墨皱着眉,看了那猥琐男一眼,没有承认依也没有否认,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的人,他懒得理会。

见慕子墨没有理他,猥琐男干笑了几句,也识趣的没有在说话了,只是那让人厌恶的目光依然时不时的飘来。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慕子墨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闭目养神起来,心想着恐怕又得半夜到了。

迷迷糊糊中,车停了下来,有不好的气息在靠近,慕子墨唰的一下睁开眼睛,就看见四个男人站在车门前骂骂咧咧的叫开门,而车前被一块大石头挡住了道路。

这幅场景不禁让慕子墨皱起来好看的眉,再看看罗门,偏着头一副熟睡的样子,如此大的声音,慕子墨不相信她现在是真的睡着了,看来她是不想插手了。

慕子墨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事,看看这荒郊野外的,马上被警察发现是不可能的了。

啪的一声,一把西瓜刀砍在车门上,伴随着刺耳的声音,一道裂缝蔓延开来,原本疑惑纷纷的人们顿时变得惊慌失措起来,有的强装着镇定,只是那紧紧捏着随身包的手出卖了他们。

“给老子开门,再不开门我就开砸了啊。”

那个刚才砍了车门一刀的满脸横肉的男人对着司机比了比手中的慑人西瓜刀。

这时,他身后走出来一个高瘦的男人握住了他的西瓜刀,走上前来对着司机和蔼的笑道:“兄弟,我们只图财,不伤人。当然,这是在你主动开门的前提下。”

高瘦男人理了理手腕处的衬衣袖口,和蔼的表情瞬间变得阴狠起来,“若是你们不识相,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被男子吓到了的司机咽了咽口水,颤抖着转过头去看着后面的乘客,“怎么办?”

乘客们意见不一,大部分说开,也有少部分说“不开,看他们能怎么样。”

司机见如此,颤抖着手放在开门的按钮上,满脸的痛苦犹豫再三后还是按了下去。

车门一打开,下面的四人便走了上来,最后一个戴着一只眼罩,想来是只有一只眼睛看得见,他拍了下趴在方向盘上司机的脑袋,“小子,算你识相。”

司机低声的啜泣着,他真的不想这样,他还有父母要养,他还有女朋友马上就要结婚了,他真的不想死。

四人站在前面,打量了下全车的人,举起手中的西瓜刀,吼道:“现在全部的人双手抱头,蹲在原座位上,不许乱动,不要想搞些什么小动作,不然我手中的刀可是不长眼的。”

说着,那人举刀往旁边的座椅一挥,座椅顿时被削去了半边,里面的结构清晰可见。

见到这一幕,还有些杂音的车内立马就安静了起来,中间几个脸带不甘的男人也老实了不少。

慕子墨按照匪徒的话双手抱头蹲在座位上,却是没有提醒一旁依然看起来像睡着的罗门。

那个穿衬衣的高瘦男人双手插在裤兜里,对其他人安排道:“老四,你去后面看着,谁乱动就给我砍死他,老八你站中间,老七你去收拾东西。”

“是,二哥。”几人齐声说完,随后那个满脸横肉的人走向了车尾,看样子就是老四,那个独眼的家伙是老八,而那个尖嘴猴腮的则是老七了。

罗门不知什么时候蜷缩成了一团,被个子一米八蹲着的慕子墨一挡,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里面还有一个人。

那老七拿着个黑色布袋大摇大摆的向车尾走去,模样得意至极。直接路过慕子墨来到最后一个人那,让他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搜刮的速度有些慢,不仅让物主主动交出值钱的东西,还要翻看所有的包裹,稍有不乐意便会拳脚相加。

搜到慕子墨过道邻座那个猥琐男时,那猥琐男的脸笑成了朵菊花,“哥,你看……”

“谁是你哥啊,快老实把东西拿出来。”

“不是哥,是大爷,大爷,你看,我真没钱,就这么两百块,你看能不能……”

“呸!”这时,不知哪位看不下去了,吐了下口水。

老七环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人不规矩,也就作罢了,看着眼前的猥琐男轻蔑一笑,直接将那手中的两百块抽了出来放进布袋,“脖子上的东西拿下来吧。”

“啊,什么东西?”

“艹,别给老子装疯卖傻。”说着便狠狠的给了猥琐男一拳,外加两脚,打得他是鼻青脸肿,哀叫连连,老实将脖子上的金项链取了下来。

猥琐男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眼睛随意一瞥,却发现慕子墨嘴角露出的嘲笑,顿时心里就更不爽了,他指着慕子墨,对着眼前的人道:“大爷,他MD笑我。”

“艹,你骂谁呢?”说着,老七直接给了猥琐男一耳光。

“不是,我说……”不乐意只自己倒霉的猥琐男话还没有说完,便遭到喝止。

“闭嘴!”

猥琐男旁边的那个胖子倒是识趣的人,他直接指了指头顶上放包裹的地方,“全在里面了。”

老七狐疑的拿下那个土黄色的帆布包,拉开一看,一叠一叠的钱码的整整齐齐的,全是百元大钞,起码有三十万。

这让慕子墨十分惊讶,毕竟现在都是“一卡在手,天下我有”的年代,谁还随身带那么多现金啊。

当老七站在慕子墨面前示意他交出钱时,慕子墨无奈的举起双手,还没来得及说他没钱时,老七就一脸惊讶的扭头对着前方的衬衣男喊道:“二哥,这有一个妞,好像睡着了。”

衬衣男眉头一皱,慢步走上前来,面无表情的看了看睡着的罗门,乌黑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清楚面容。

“弄醒。”

“是。”得令的老七一脸兴奋的一把抓住慕子墨的胳膊将他从座位上拖下来,爪子便开始向罗门的脸蛋伸去,脑里还猥琐的想着:嘿嘿,看这身材一定是个美人儿。

“你不担心?”衬衣男看着毫无紧张之意的慕子墨有些疑惑。

“嗯?担心?担心什么?”

“她和你没关系吗?”

“有啊,关系大着呢。”不仅是朋友还是恩师。

“那你怎么毫无担心之情?”

“啊,我担心啊。”

慕子墨前后不一的话引起了衬衣男的不解,还没来得及深入想什么,就又听见慕子墨继续道:“不过我比较担心那哥们儿的手,还保不保得住。”

带着邪气的话语刚出口,衬衣男一惊,便听见自己手下“啊”的一声惨叫,整个手掌齐腕而断掉在地上,鲜血直直喷发在玻璃窗上,血红血红的一片。

老七捏住自己的手,面部因疼痛而变得有些扭曲,疯狂的吼叫着,“啊,我的手,我的手……”

而此时,空空如也的座位,原本睡在那的罗门在哪呢?在一出手的瞬间又消失在眼前,唯一的出口处依次站着老七和衬衣男完全堵住了过道,根本没有出去的可能。

一滴汗从额上滑下来,这一刻,衬衣男才深深体会在刚才慕子墨话中的含义,那个女人根本就是他们招惹不起的,也许,还有这个男人。

“二哥,怎么了?”站在中间的独眼老八听到声响急忙走过来,入眼的便是衬衣男沉重的脸色和老七那断掉的手腕。

“啊,这TM谁做的,给老子站出来。”独眼老八恨恨的盯着周围的每个人,恨不得直接劈了谁似的。

衬衣男看了独眼老八一眼,没有说话,此时冷静下来的他也不知道那女的有多厉害,但是,出来混的,谁没有点血气和胆量。若是直接被吓得投降了,那传出去,岂不被耻笑。

“她在这,老八,替我报仇,杀了她。”充满怨恨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正是那被削掉手腕恨不得剥了罗门的皮,吃了罗门的肉的老七。

老八一听,立马走上前去,便看见那睡得一脸香甜的罗门,眉头一皱,虽有些疑惑眼前的女孩儿怎么也不像那种残忍的人,却毫不犹豫的挥刀直接向罗门劈了过去。

刹那间,罗门原本紧闭的眼一下子就睁开了,抬手直接握住独眼老八向下挥的手腕,“我说,你们烦不烦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独眼老八此时心里却是一阵心惊,他的腕力他是知道的,可是眼前的女孩儿却轻易的阻挡了他,还捏住他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这怎不叫人胆寒。

“嘭!”肉体砸在地面发出沉重的声音,独眼老八被一脚踢飞顺着座位中间的过道砸在了最前面的车门处,翻滚了几下才停了下来,却已是晕了过去。

罗门收回空中的脚,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兜里,看着匪徒的领头,也就是衬衣男,也不说话,就这样直直的盯着他,面无表情。

两股眼神在空中激烈交汇,没一会儿,衬衣男就败下阵来,对着罗门来了个三十度的鞠躬,以表歉意。

“刚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我们不计较小姐你伤了我们的人,接下来的事也希望小姐你像刚才那样当做没看见,可好?”

罗门随便找了个干净的空位坐了下来,双手抱臂,靠在座椅上,两脚重叠,看着衬衣男微微一笑,“自然。”

听到罗门的回答,衬衣男刚刚松了口气,就听见罗门继续道:当然,别人插不插手,我就不知道了。”

衬衣男皱眉,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转过身躯正想让其他人加快速度时,身后传来一声惨叫,正那站在车后的老四,也是唯一一个除他之外还完好的人。

慕子墨一脚将老四直接踢到衬衣男面前,看着他冷冷说道:“滚!”

衬衣男狠狠的看了眼慕子墨和罗门,他们明显就是一伙的,没想到他终日打雀却被雀啄瞎了眼,“我们撤。”

“是。”

其他几位也是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的,那两个人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互相扶持着踉跄的跑下车,随后消失在夜幕里。

罗门看了慕子墨一眼,勾起嘴角,却什么也没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道理要得他自己去体会了。

待确定了没有危险,车上的人一下子就炸开来了,有争抢自己刚被搜刮的财物的,有向罗门和慕子墨两人道谢的,甚至有质问他们为什么明明有能力最开始不出手的。

呵呵,这就是人性啊,因为一点不满意就可以忘记你全部的好。

“非常感谢你,恩人,在下叫马子跃,这是我的名片。”

说着,刚才那个坐在猥琐男旁边的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双手递给罗门和慕子墨一人一张名片,要不是眼前两位恩人,他那三十万现金就被抢走了。

两人接过名片,上面赫然写着“腾跃集团 总裁”几个大字,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腾跃集团那可是华夏有名的三大集团之一啊。

这时,马子跃又继续说道:“刚才十分感谢,要不是有两位在,我那三十万就打水漂了,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请尽管吩咐,在下一定竭尽所能。”

作为腾跃集团的总裁,这三十万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吧,这个恩情也确没有他所说的那么大,慕子墨心里清楚,他这是在不留痕迹的可以讨好自己和罗门,虽说如此,不过这个人,还不错。

慕子墨笑着承下了这位自我介绍叫马子跃的情,这时的他万万没想到,这次的举手之劳给他后来带来了多大的帮助。

当到达塔卡尔城时,已经是晚上一点半了,然而意料之外的是此时的塔卡尔城依旧灯火通明,街道两旁的商家大多都还打开门做着生意,进进出出的大多都是青年或中年男子,也有少数的女性和老人,小孩就更少少之又少了。

商店里摆卖些什么慕子墨不知道,而那些小摊上的东西却让他大多都认不出来,有些像是某种动物的尸体,有些像是牙齿等等。

拐过街角,路过了躺在地上的一个脏兮兮的糟老头子,慕子墨跟着轻车熟路的罗门进入了一家酒店。

这时,刚才的拐角,一个男子躲在暗处看着他们进了酒店没再出来,才转身离去。

塔卡尔城其实并不大,就如大型一点的城镇大小,虽被称作城,只是因为它是这附近最大的人群集结地,而且科技发展相比大城市那是毫不逊色,尽管是在这塔卡尔沙漠的边缘。

要进入沙漠,地图是必不可少的,还有指南针,最重要的还是食物和水。这些罗门都没有管,全交给慕子墨去做。

慕子墨买好了一大包东西,拿着从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哪里买来的地图,据那少年说,他的地图是这里最详细的了。

然而慕子墨还是忍不住叫坑爹,因为那所谓的最详细的地图只有塔卡尔沙漠的边缘详细,越往里是越简略,中间甚至是一片空白。不过,虽然不知道其他地图是否和他手中这份一样,但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这片沙漠,很危险。

刚踏进沙漠边缘,地面还不是全部的沙子,偶尔还可以见着几点绿,四周陆陆续续有着向沙漠出发的人,有的是独自而行,有的是几人结伴,而有的完全是一个旅队,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有骆驼。

慕子墨也曾向罗门提议去租或是买两头骆驼的,但被罗门拒绝了,理由是嫌骆驼碍手碍脚。

强者游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强者游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强者游戏

“真的想要变强吗?无论多么苦,多么累?”“无论多么苦,多么累!”“就算与危险搏斗,与死亡对抗?”“就算与危险搏斗,与死亡对抗!”这是一场属于热血少年的奇幻大冒险。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