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异界 > 正文

异界第10章白心梭

发布时间:2020/8/6 0:08:40热度:

《异界》是文笔极佳的豪门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間瞳带着睦炎行走在法器市场中,四下看着法器。他们对法器的了解不是很深,只能按照自己的直觉去观看一些法器,又睦炎鉴定什么年...

异界

睦炎与間瞳从祭天大典回来之后,睦炎总是心神不宁的样子。間瞳只当做是他在祭天大典中看到的情景把睦炎深深的刺激了。那种近似于血腥野蛮的场面,也许在睦炎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吧。在大典上,总是要用十个人的人血祭拜上天,让上天收下日睦国对上天的礼物,然后永保日睦帝国的繁荣昌盛,本来看似像温和国家的日睦帝国在祭天这件事上,却表现出非常残忍的一面。这样血腥的场面,在日睦国十年发生一次,这也算是日睦国中最残忍最血腥的一件事了,看来只能等他自己慢慢的从阴影中走出来了。这样想着便推开了睦炎的房门进去了。看见睦炎坐在房间中的桌子旁一个人在发呆。

間瞳走上前去对着发呆的睦炎说:“你这是怎么了?从祭天大典一回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是被祭天场景的浩大和杀人时的残忍手段吓到了?作为一个法师,怎么能因为这点小场面就吓坏了呢?”睦炎不答,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間瞳看他眼神没有一点变化,应该是没有听见怎么说话,便接着说:“你还是男人吗?这样是什么样子啊。”说完轻轻的推了推睦炎的肩膀,这是睦炎才回过神来说:“啊,間瞳,你什么时候来的,有什么事情吗?”間瞳一听,生气的瞪着她,手中的拳头握得紧紧的,咬牙切齿的说:“我说了那么多话,你就一句也没听见?”睦炎一脸无辜的说:“说实话,我真的没听见啊。間瞳,你说了什么?”間瞳微微闭着眼睛说:“没事了,我也没说什么。只是想问你,为何从祭天大典中回来后,你就这样发呆起来?”睦炎摸了摸脑袋说:“我发呆了吗?我这么不知道。我是在一直想问题呢。”間瞳轻撇了他一眼说:“什么问题让你都能这样想了那么久,都忽略了身旁的一切的人和物?”

睦炎也不矫情的说:“我在想日睦帝国的公主日睦雅儿。”間瞳一听:“又是一个多情的人,这样就被日睦雅儿迷走了魂。”可是也没这样和睦炎说,只是轻轻的问道:“你想着日睦雅儿干嘛?”睦炎深深皱着眉头说:“我那天看见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我们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了,而且他那天一身白衣的样子,我好像在那里看见过,也听谁说起过。”間瞳更是不解了:“这是怎么回事?睦炎说认识日睦雅儿。他来到异界这一年多也没有出去,怎么可能见过日睦雅儿呢?”这样想着,只听见睦炎一声大喊说:“我知道了,当年我从我的那个世界来到这个异界的时候,我是在一个古董店听着一位老人讲你们异界的事情时才穿越到了这里来的,那个老头也说过有一个日睦雅儿的事,还有就是,那天我和你一起跟踪月影妖族的人,有一个像是道士的人,说我会在不久遇见一个穿着白色裙摆的人,这将改变我的一生,我现在就纳闷了,我看见的日睦雅儿怎么可能是我改变一生的根源呢,他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我一个法术不高的法师,怎么可能有交集啊。”说完便轻笑着嘲笑着自己,然后为自己倒了一杯清茶问道:“間瞳,你要不要?”間瞳这时也在思量这个问题,便说:“也许,这以后就会改变你的人生,你和公主会有交集也说不定的。”

听着間瞳所说的话,睦炎只是轻笑着,问道:“間瞳,你来到我的房间,应该不止是要问我,我怎么回来就发呆的事情吧,还有什么事情吗?”間瞳一听,蹙眉嗔怪道:“给你说这些事情,差一点将正事忘记了,我们今天要去法器市场看一看。”睦炎吃惊的问道:“我们去法器市场干嘛?我们要去买法器还是看看法器?”間瞳说:“虽然我们现在也各自都有一件法器,但是现在你我的法力我们充分掌握好法器的能力还远远不够,我们要去买一件能够现在让我们使用的随心熟手的法器,这样才能在战争中处于优势。”睦炎一听,掌握法器的学问还是真大,自己该好好的跟随間瞳学习一些知识,让自己能够快速强大起来。早日找到时界之眼。这样一来自己的任务也就结束了,自己就可以回家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当他们找到时界之眼之时,一切还是刚刚开始的。

两人在楼下匆匆忙忙的吃过早饭后,間瞳便来到柜台前询问店小二法器市场在什么地方,店小二热心肠的告诉了他们,两人便拿着银两,出发了。

走了不出半个时辰,两人便来到了法器市场,看着一家家的法器店和店门口堆积的各种各样的法器,睦炎感觉自己就像来到了跳瘙市场一样,各种各样的法器似乎在这个国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这样的一个国家,这样的一个时代,异界的法术最为厉害和法师众多的这个事实让睦炎更加觉得自己只是这万千法师中的最为普通的一个了。这样想着,睦炎看着法器的眼神更加严肃起来,自己一定要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法器,让那件法器砸自己的身边发挥到极致。让自己的法术能够快一定升级,这对睦炎来说,现在尤为重要。睦炎只是跟着間瞳的后面慢慢的走着,并不断的从一家家的商铺中走出来走进去,反反复复的来来回回好多次,睦炎只是会鉴定每件法器是不是刚刚才制作出来的,每件法器的年代是否久远,却不知道每件法器的用处和属于每件法器的属性是什么,只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属性的法器,自己才能够合理的使用,如果不是自己有特殊的体制,能够使用多种属性,那么要是选错了法器的属性,将是一件对法器对自己都会有极大伤害的事情,所以选择一件法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間瞳带着睦炎行走在法器市场中,四下看着法器。他们对法器的了解不是很深,只能按照自己的直觉去观看一些法器,又睦炎鉴定什么年代,間瞳来观察法器是什么属性的,这样在两人的通力合作下,他们也辨识出不少的法器。两人来到了一家名叫天地正气的店铺,准备在里面看看有什么好的法器可以使用。店中的老板看见有顾客上门便一脸谄媚的说:“两位客官,想要些什么啊?我这个店面虽小但是有着许多别家没有的东西和法器哦。两位客官可以好好看一看。”間瞳一句话没说就在店中四处看了看。睦炎对着老板笑了笑说:“老板,你这的法器都是以前的什么人用过的?”店主一听激动的说:“我的这些法器说起来可是真的是了不起的东西,你看这件。”说着就拿出了一件形似月牙状得法器说:“你看看,这件东西,你可知道?”睦炎看了看说:“不知道,怎么了?这件法器有什么不同之处吗?”店主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了看睦炎说:“这你都不知道?这就是在异界大名鼎鼎的一百年前大战魔界首领的白心上人的法器啊,叫做月食之诀,这可是一件灵力超强的法器,一般的人是无法掌控的。”睦炎吃惊的看了一眼这件法器,可不一会取而代之的就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睦炎回敬了他一脸的鄙视说:“是吗?原来这么厉害啊。我还真是不知道啊。呵呵……”说着便从店主的手中拿来了这件名叫月食之诀的法器好好的端详了一番。睦炎心想:“这一百多年了的法器理应该有陈旧的气息,怎么显得这样的新呢?这制造的工艺也不好,菱角好是分明,不用想便知道这定是一个假货啊,这店家也太能骗人了点吧。”

这样想着,便将月食之诀交给了間瞳说:“間瞳,你看看这件法器。”間瞳一看这个外观像极了月食之诀的法器说:“这是什么?”店家又是一脸的鄙视走了过来,说:“姑娘,我见你也修为不差,怎么连这样的宝贝法器都不知道呢?难道你们的师傅没告诉过你们关于白心上人的事情吗?这样魔界竟然还有不知道的人啊,真是奇怪了。”間瞳轻笑一声说:“你的意思是这是月食之诀喽。”店家撇了一眼間瞳说:“正是,这正是白心上人的法器月食之诀。算你还知道点东西。”間瞳慢慢将手中的法器放下对着睦炎说:“我们走吧。”店家一听就着急了,自己浪费了这么多的口舌竟然没让他们买上一两件法器,慌忙追了上去说:“客官,再看看吧,真的没有客官想要的法器吗?”間瞳回头看了一眼店家说:“我从来不和说假话的人打交道。”没有任何解释和商量的余地,便走开了。只剩下这位说大话的店家呆呆的站在门前。

睦炎跟着間瞳走在路上说:“我也早就看出来的,这店家再说谎,但是你也不能这么直接的揭穿人家啊,这样人家的面子可怎么放啊?”間瞳低声说:“身为一位法师,最重要的就是信义而并非是超凡的法术,在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一切在我们法师看来,最真实的力量才是最为强大的力量,越是属于自己的真实的力量,越应该是我们可以依靠的力量。”睦炎听着間瞳的话,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間瞳又为自己上了一课。看来自己每每迫切想要提升法力这样的野心是会害了自己的关键所在。要以一颗平常心来看待这件事情了,不能只为了升级而升级,而应该为了自己心中的信义。这样想着便一句话也不说的跟在間瞳后面,默默消化掉自己的领悟。間瞳微微转过脸来看了看睦炎心想:“他现在应该明白了一些什么吧,这样我对睦炎的期望就不会落空了。”然后转过头去,微微笑着,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

两人又走访了很多的店铺。当間瞳与睦炎走过一家店铺时,睦炎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便回头看了看自己走过的店铺,間瞳发现了他的异常,便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睦炎说:“不知道,就是感觉自己好像在刚刚错过了什么东西一样。”間瞳立刻说:“也许是你和法器只剑的相互感应吧,我们再后头找找看。”说着就返身回去了。睦炎跟着間瞳一直走着突然看见一个店铺,店铺的主人正在喝着热茶,坐在藤椅之上,微微眯着眼睛,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睦炎看着老者的这样的表情不由的想起自己在现代时看见的那个古董店的老板,这样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睦炎就微笑着走上前去说:“老人家,你是这个店的老板吗?”老人家听见有人叫他便睁开了微微眯着的眼睛说:“小伙子,你说了什么?”睦炎还是一副笑摸样说:“老人家,我问您这是不是您的店。”那个身穿藏蓝色袍子的老人说:“是啊,好多年了的老店了,你要买什么,自己进去看看吧。”睦炎便和間瞳一起去了店中看了看,发现一柄法杖,这个法杖身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符印,間瞳一看正是符合睦炎属性的符印便对睦炎说:“你拿起来试试看。”睦炎照做。只觉得这小小的法杖在自己手里却显得很是沉重,自己的手接触到法杖的那一刻,自己的身体中似乎被注入了一种不同于天罡玄云剑一般的灵气和力量,只觉的自己的身体中的两种灵气在相互吸引着,缠绕着。間瞳发现了他的灵气流动的去向,便说:“这应该就是你要找的法器了。”睦炎手拿着法杖,不知出于怎样的心情,自己就念了一遍法杖上的一小段术语,只见法杖突然伸长了一倍,这让間瞳和睦炎大吃一惊。门外的老人家,看了看睦炎的表现说:“看来,这件法器是找对了自己的主人了。”说完就接着喝起自己的热茶。

睦炎急切的想要这柄法杖,便匆忙来到门外的藤椅旁激动的对老人家说:“老人家,店主,这一个法器价钱如何?”老人家只是微微看了一眼睦炎说:“不多,四两银子。”睦炎连忙从自己的身上掏出四两钱财来。

間瞳也找到了一件与自己的灵气法力相同的法器,看起来像极了有六个脚的六芒星。两人便在道谢声中,慢慢向法器市场的另一个门口走去。一路上,睦炎拿着自己的法杖,欣喜不已。間瞳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路边的小摊,没有说话。两人走着走着,便看见了很多摆在路边上的旧法器,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好东西。間瞳随意的用眼睛一扫,这一扫不打紧,看见了一件法器在自己的眼中闪闪发亮,自己再次闭上眼睛,再睁开看时却不见了那道光芒。自己也感觉很是奇怪,而这时的睦炎也发现了一件特别古老的东西。赶紧跑上一个旧法器的地摊边,拿起了一个形状像梭子一样的的东西,再转头看了看間瞳说:“間瞳,你快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間瞳走到睦炎的跟前,只看见一个梭子一样的东西在闪闪发亮,像是要刺瞎自己的眼睛一般,可是这是睦炎所感受不到的,所有的人都不见那道强光出现,只有間瞳感受到了强光在死死的照射在自己的眼睛上,不过睦炎发现,間瞳眼睛上的符印颜色更深了,看起来显现出的威力更加的强大了。

間瞳终于定睛看了看这件法器,心中不免一惊:“这不正是白心上人在一百年前和各族的首领大战时所用的法器吗?怎么会流落到这里。”一边的睦炎也是在认认真真的看着法器,法器上的古老印记不是仿造出来的,而且法器上所缠绕的一圈的白布早就破烂不堪了。睦炎深知这时一件很珍贵的古物。便抬头看向买东西的那个商贩所谓的店主,只见店主衣衫褴褛的样子,睦炎这就知道了这个地摊的生意并不好,还未来得及问道这个法器价钱如何就听见間瞳说:“店主,这个像梭子一样的法器多少钱啊?”店主说:“四两银子。”間瞳说:“这都是这么旧的法器了,而且还是被封印了的,买回去也只能当摆设,能不能便宜一点?二两银子吧。”店主想了想便说:“好吧,二两银子。”这样,間瞳以低价买来了这个梭子一样的东西。

回到了客栈,間瞳用法力将梭子解开了封印。睦炎不解便问道:“这是什么东西?”間瞳说:“这就是白心上人的法器白心梭。”睦炎吃惊不已。

异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异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异界

原本自己过生日,玩得好好的,可是莫名间与人起了冲突。然后……然后自己就死了?!然后来到了这个处处透露着诡异的地方?睦炎环视着证明了自己的猜测,在心里咒骂了一声。想要起来,却因体力不支又昏了过去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