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灵异 > 修真妖皇 > 正文

修真妖皇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9/29 11:42:50热度:

《修真妖皇》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灵异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伸手一凝神识,中食二指跃起金芒数寸,韦然十分满意。...

修真妖皇

冯岸大吃一惊,猝不及防右臂被任廆一把抓住,如铁钳加身,动弹不得。

一向不知炼器金丹有何深浅,眼前这一抓,让人无处可逃。看来只要是金丹,随便哪一个都不易相与。

任廆面上一缓,松手道:“老夫唐突了。此惊天木果真是董掌门之物?”

冯岸老实答道:“确是我门中所植,顶叶还是我三师弟亲手所结,当时他还说再过半载便能丈五,可惜了。”

任廆异色更浓,不住点头:“好手段,好手段……你师弟现在何处,‘落英诀’几重?”

“尚在无风山。五重。”

任廆也不多说,双手在木体上一搓,冯岸只见惊天木上条条五色灵线闪起,密布如丝网,丈四之体,五彩朗朗。

冯岸只觉眼花撩乱,忍不住大奇:“晚辈对此一窍不通,还望前辈指点。”

任廆脸上这才现出笑容,不由一拍冯岸肩头:“此木尚有生机存在!你来看,普通灵作收取之时,灵植修者必先加持灵阵,用以凝聚灵物的灵气,使之固定不散,直至生机消亡。这木上阵灵阵虽说肤浅,但妙在灵力五行俱全,因此老夫断言此木尚有生机。传说此术源自妖族,你那师弟果真是灵植奇才。”

说罢意犹未己:“以老夫所知,惊天木便是在上等精田植作,一年便只一尺,而且并非顶极品质。妖界妖王‘木屠’手中的盘斧柄,所用惊天木十年只长一分,坚韧无比。今日不是老夫夸口,器成之后,我可保一年之内,此木仍能续保生机,至于能否丈五,便要看造化了。改日,若有缘见你那师弟,老夫倒是想讨教一下灵植奇术……”

冯岸细看灵网渐渐消失,云里雾里不觉头大,摇头道:“前辈过誉,我那师弟并非专修灵植,只因不喜修炼,筑基也不过一月。而且前辈有所不知,他筑基之术却是‘落英诀’,杜师叔也尚未明示修炼方向,眼下独自一人留守无风山。”

任廆言犹未尽,听冯岸言罢不禁张目结舌。

一连五日,韦然日日在望日台上苦练落英诀。

眼看日出三丈,阳气渐杂,韦然收势。

伸手一凝神识,中食二指跃起金芒数寸,韦然十分满意。

正在得意处,忍不住连打两个喷嚏,看着两根手指,韦然不忿:“是谁在仰慕爷,真不像话!俗话说,单诽双谤三想念,再来一次?”良久之后,一切安然无事。

自从黑厮提醒韦然,云阳金线有益于神识壮大,韦然便喜不自禁,全不知黑厮也偷偷受益。黑厮对韦然身体的变化更是吃惊不已,每练一次,韦然骨骼便坚韧一分,只是韦然压根儿就没往这上面想,估计一时没半会儿发现不了。

练罢筑基灵诀,韦然抽出赤炎,抚摸剑鞘,心中若有所思。

闲时韦然翻看了‘焚天’剑诀,拿出赤炎也摆弄过几次,只觉索然无趣。剑式只有五段,第一段名为‘凝焰’,按诀中所记,灵力集聚,淬以本命真火,借由灵剑刺出,刺出之时,剑头凝有一焰便算成功。可怜韦然也不知何为本命真火,挥舞不下数百次,赤炎却是毫无反应,连个火星也未见着。

黑厮哂笑:“爷,您老这不会是传说中的无色之焰吧?只是凝脉都未能窥得门径,就练这劳什子的剑术,哥看了蛋疼。不如直接五行灵力引动赤炎,就算点个火把烧上一时半会儿,也比这花架子来得好看。”

话虽难听,韦然也不傻,无奈忍了。

韦然收剑起身,回到亭边面对八风洞,两步外便是穆恒入阵之处,韦然数天前放了一颗醒目的石子,以作标识。傻看了一会儿,信步便要进亭。

忽觉眼皮一跳。韦然闭眼一甩头,只觉眼前一片晃荡,神识缕缕竟如细丝发散,悄然突前缠上大阵。

感觉大阵微微一动,如水波微漾,涟漪片片荡起。神识如鱼入水,同那水波一圈圈化开,所及之处,四周景物一片清晰,地面砂石粒粒可见。

神识过处,阵中灵力初时如临大敌,符线闪处卷起一阵阵迷雾,层层叠叠抵挡,只是数息,复又安静。水波越来越远,神识随波前行,数尺外便渐渐地淡了,景象一片迷茫,只有尺余方圆尚是清明。

韦然不由自主前行数步,想要神识看得更远,心神一漾,不料已入阵中。

神识突见大阵灵力排空而起,盘旋错乱,无声无息却又如惊涛拍岸。韦然不禁骇然睁眼,亭台洞口便恍忽复现眼前。小心行了数步,四下里状若初进之时。韦然一叹,知是景色难辨真假,只得又用令符退出。

在阵边看了又看,不禁怅然。

进了神海,韦然少有谦虚:“黑哥,你看这事儿可有解释?”

黑厮受宠若惊:“爷,您太客气了。既在阵外施放神识可见符阵引动灵力变化,阵内却不可,这只说明一件事儿。”说罢,忍不住得意洋洋。

韦然低头长思,许久一拍腿:“对!是了,明白了。”

黑厮引诱道:“爷,我还没说完呐。”

韦然扬长而去:“哥你歇息吧,爷不过考较一下你,看来孺子可教。”

黑厮狂追,其声悠远:“爷,纵是爷登堂入室,过河拆桥也是要不得!来日方长……”

韦然挖空心思,睁眼不停地在阵外以神识侵入大阵,阵中灵力动作越来越清晰。韦然记识妖界阵法已有八百余种,妖界的迷幻之阵尤其之多,不下三百种。而且因这大阵原故,这几日有心无意之中频繁琢磨,进境颇快。

细一回味,此迷阵竟然极似妖界的‘鬼句’。鬼句阵发动之时,妖气纵横纠结,蒙昧六识,使人钝愚,数丈方圆另伴一双生子阵‘舞阴’,阵中入迷之时若运用神识,相当大的概率会触动‘舞阴’,就是神识中亦会生出幻觉。

说来也怪,渐渐那大阵对此手法已是适应,再也激不起波澜,只不过韦然神识在阵中所见,渐渐跟眼中所见相接,范围也是越来越大。直到过了小半个时辰,已近一丈方圆,韦然只觉得头晕脑胀,双目也是血红一片。

有此发现,也算一大进步。料想这阵中,数丈方圆内必有类似‘舞阴’的子阵,那时耳边响起的‘小心’一语,令韦然心有余悸。

韦然抱着脑袋,迷迷糊糊地回到小亭里,倒头睡去。

接下来的时光,韦然除了吃睡只要有空,总是像小孩儿得了心爱的玩具一般,站在阵边用神识去撩拨。其间更是频繁地换了好几处所在,乐此不疲。只不过每次都是玩了小半个时辰,便支撑不住狼狈收场。对于这一点,韦然心有不满,凭什么爷别的玩不了,连个神识也如此之差。

一眨眼两天已过,韦然神识越发凝练,右手已有三根手指能凝结金色神识细线,而且神识已能刺探方圆一丈大小,有几次见到阵中有阵如‘舞阴’,想是这大阵竟会流动。韦然细想一下,也对,如果不能流动就是个死阵,莫说这望日台就几十丈大小,便是再大上数倍,以金丹的灵力神识也不够瞧,终究困之而不能久。

黑厮难得寂静了好久,想是也被韦然的疯狂行为给震住了。

经过几日痴狂钻研,韦然对迷幻类妖阵已是熟能生巧,对照大阵中各般变化,韦然总能瞬间联想到相似功能之妖阵。虽不能直呼其名,心中却是甚为了解,如同本能一般。

直玩到第六天,韦然越发对大阵痴不已,在此期间韦然竟窥见不下六种小阵。虽说大多功能简单,但花样层出不穷,竟似能自生自灭一般,时有时无。有时在一处能遇上好几个,有时候却是稀稀拉拉寥落如稀星,在那阵中不已或明或晦。

韦然不禁佩服,布阵之化身修者在阵法上的造就果然有鬼神之工。依韦然本来意识,阵法好比是将兵,只要子阵纷繁如海,自是多多益善,运作起来也必定有鬼哭神号的神效。这一见,倒是明了此阵已经到了随心所欲之境,整个前段的‘回风’迷阵已能因时衍化出各类迷幻阵法,后半段的‘万风煞’不知还会如何演变。

直到第十天,韦然练罢‘落英诀’,而对升起的朝阳,韦然信心满满。十日疯狂,对阵法之解犹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韦然深吸一口气,八百妖鉴在心中如走马灯似地走了几遍。

今日必需跟‘回风’作一个了断!

*********************************************

末白领了二十名军士,一路急赶,七日后便抵达寿昌城,城中王裒府上人等闻讯,早早出城迎接。

末白远见迎接人群中,领头一大汉二十出头身高九尺,暗红色脸膛,短髻红须,环眼凶光闪闪,光着上身,浑身肌肉如虬蚺缠缚,甚是威武。

末白近前一抱拳:“敢问对面可是王城主府上?”

那汉子腾地迈进,三五步就到得王裒软轿前,掀帘就叫:“大哥!”

轿中王裒坐起,伸出一手,挽住那汉子:“王双!寿昌城一切可好?”

那汉子一见王裒,松下扑地跪倒:“大哥,王双愿去汉津渡为大哥报仇,请大哥莫要阻拦!”

末白愕然。王裒面上一凝:“王双,你与大哥相较,自以为如何?”

王双一呆,旋即无语,面上难过之极。王裒把手一紧:“我知道你心中所想,我迷夜修者无不以保卫家园为己任。听大哥的话,好好修炼,总有用得着我们的那一天。”

末白一旁对那王双劝道:“这位大哥,王城主一路劳顿,又有伤在身,还是先安顿下来比较好。”

王双顿时醒悟,对末白深深一躬:“王双鲁莽,还未谢过这位师兄,得罪了。”

一行人回到城主府。王裒吩咐王双,将末白一行安顿在卫衙。

诸事妥当,末白拉过王双,低声问道:“王兄,此去一千里有一山名曰‘赤焰’,近段时间有何动静,王大哥可曾知晓?”

王双声如洪钟:“确有此山,末白兄弟,你去过这‘赤焰山’?”

末白便把当日在赤焰山猎蜂一事前前后后详尽托出,只省去遭遇巨蟒之事。王双听罢,突地一伸手便擎住末白双臂:“末白兄,你在赤焰山,可曾遇见蹊跷之事?譬如说妖兽、神兵之类?”

末白一惊:“王兄何出此言?”

修真妖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修真妖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修真妖皇

迷夜大陆。 修者封妖大战之绝战日。 长空赤红,烟炙从天而降! 地面和低空中数千高阶修者心中躁动不已,极目能视万丈高空之处,巨大妖巢裹着半天的流火疾速投向大地,尾焰划过数千里,轰鸣声震憾整块大陆... 人妖两道的修真世界,让我们激情以待....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