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都市 > 茅山厄事 > 正文

茅山厄事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9章林子

发布时间:2020/10/19 4:16:55热度:

《茅山厄事》是文笔极佳的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摆脱了赵天,我也不耽搁时间,急匆匆的往祖祠跑。...

茅山厄事

“那可咋办?灵堂都设下了。”陈婶子有些慌乱。

“重设,要设在家里!”

我很肯定的说道。

若是之前,我确实是一窍不通,可当我看过陈三留下的那本笔记之后,我也算是入了门。

陈三是一个有些本事的人,这样的人死后,白事若有差错,那后果超乎想象!

“一个毛孩子懂什么狗屁!”

眼看我就要说动陈婶子,那黄道士走了过来。

黄道士一身黄袍,手持桃木剑,脸色阴沉。

看到黄道士,我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先是用稻草人害我,又骗我说陈三要害我,是处处至于我死地。

当即,我扬起拳头就要揍过去,但却被陈婶子给拉住。

“大牛,你这是干啥呢,可不能得罪黄道士,今晚的法事都得靠他呢。”

陈婶子低声对我说。

“山野村夫,赶紧离开灵堂,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黄道士冷哼一声,竟直接用桃木剑往我脸甩过来。

我本可以躲开,可我身后就是陈婶子,我一躲陈婶子怕就遭了秧。

我的脸硬受了黄道士一剑。

庆幸的是这是一把木剑,不然我非得毁容不可。

“你特娘敢打我!”

我这人本就是暴脾气,黄道士先动手,我哪里还忍的了,甩开陈婶子,扑上去,我就大拳大脚的往他身上招呼。

“上次教训你的还不够是吧!”

我半点没客气,拳拳到肉,打的黄道士惨叫。

可惜的是,我没能打到他跪地求饶,就被村里的几个大小伙子给架开了。

陈婶子很生气,瞪着我。

“大牛你怎么能在你陈叔的灵堂前闹腾呢!你走吧,我不要你帮忙了!”

这下,我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婶子,我不是故意的……。”

陈婶子根本不容我说话,示意那几个大小伙把我架走。

离开时,我看到黄道士正一脸得意的看着我,还很挑衅的啧啧了几声。

他故意惹我!

“大牛啊,你真是不该,陈叔去了,你还在人家灵堂上闹。”

“可不是咋地,你可别怪大伙儿对你狠,你要是还回去闹,我们可就动真格的了。”

几个小伙子,把我架到进祖祠的路口后 ,警告我。

许是怕我再闹,他们还留下一人看着我。

留下的这人和我同龄,叫做赵天,平时我俩玩的还不错,但关系也不算深。

赵天给我发了支烟,语重心长道。

“大牛哥,陈叔走了,我知道你心头不是滋味,但也不能胡闹,人家黄道士是专门过来做法事的,有钱都请不到咧。”

我接过烟,点着,狠狠的吸了一口。

“赵天,你信我一回,这灵堂决不能在祖祠里,不然得出大事。”

原本我以为灵堂设在祖祠里是一个巧合,可黄道士也在,恐怕这不仅仅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更为重要的是,黄道士他故意招惹我,想必是怕我搅浑了他的事。

“能出啥事,灵堂设在祖祠里,是黄道士的意思,人家是道士,懂得多,你就别瞎闹了。”

赵天楼了搂我的肩膀。

“我知道你火气大,受不了委屈,但为了陈婶子,忍忍吧。”

我闷头抽着烟,我知道和赵天是说不清楚的。

虽然我不知道黄道士要做什么,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准没有好事!

我必须得想法子回去。

“哎,怪我,是我冲动了。”

我附和着赵天。

“咱两坐在这也挺无聊的,不然去找刘姐聊会天?”

我挑着眉,笑道。

赵天也是会意一笑,点头答应。

找刘姐聊会儿天,是我们小伙子的暗话,其实是去偷看。

村里的寡妇,就数刘家寡妇漂亮,盯着她的人,不在少数,我们这些大小伙儿未经人事,对此事更是兴致勃勃。

在我们村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寡妇是不允许参加丧事的。

换言之,刘家寡妇现在一准在家呢!

说起刘家寡妇,赵天格外的兴奋,甚至跟我聊起刘姐的身段,触感,说的好他跟刘姐有过啥一样。

甚至,赵天来到刘家寡妇家时,大摇大摆的跳过篱笆,半点不怕动静太大被发现。

只是叫我们失望的是,刘姐并不在家。

“说不准去江边洗澡了呢。”我随口一说,没成想赵天竟然说有可能,还带着我屁颠屁颠就往江边去。

路上,我说闹肚子,要回家。

赵天满口就答应,不过我可不认为,他不知道我有可能会回去陈家葬礼,只是江边的刘姐更吸引他罢了。

摆脱了赵天,我也不耽搁时间,急匆匆的往祖祠跑。

不过我没敢走正路,刚才我在灵堂上的闹腾好多人都看见了,如果我走正路过去,怕没进祖祠就会被拦下来。

祖祠盖在一座小山的山脚,左右两边都是树林子,我想不被发现,只要从树林子里进去就成。

说起祖祠两边的树林子,那可是闹鬼的圣地,平常村里大伙吹牛皮的时候,总说在林子里砍柴时遇到过鬼。

我过了几片泥田,就一头扎进了林子。

平常的林子,多少会有些鸟鸣虫叫,可今晚倒是怪了,整片林子出奇的安静,除了我脚下踩过枯枝发出的响动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也不知是因为林子本身晚上就会凉,还是天气突然变了,我越往祖祠的方向走,就越感觉冷。

祖祠的灯光,我已经能透过树干之间看到,就在这时,我看到有两个人打着手电筒,从祖祠的方向走了进来。

也不用这么防着我吧?

我暗骂黄道士阴险,而后迅速找了一棵粗枝叶茂的树,攀了上去。

那两人打着电筒,越来越近,我屏着呼吸,藏在树上。

“宝贝,就这儿吧。”

听到声音,我不急吃惊。

竟然是龙兴,我们村的村长。

这是偷吃来了?

我说怎么林子里这么多鬼怪传说,恐怕那些人遇到的不是鬼,而是人。

两人一停住,龙兴就迫不及待的把另一人给抱住,大手不规矩在对方身上摸索。

因为光线问题,我没看清另一人的模样,但从身形轮廓上来看,是个女人无疑。

女人也不吱声,任由龙兴对她动手动脚。

“村长,你要了我,可得对我负责。”

女人虽然没有阻止龙兴对她动手脚,却也没做出任何的回应,只是站在那里。

“放心吧,今晚过后,我回去就把我家娘们给休了。”

龙兴将手电筒打在女人的脸上,并缓缓的往下移动,在女人裤头处停住后大手一拉,就把女人的裤子给脱了下来。

当电筒打在女人的脸上时,我险些一个不稳从树上落下来。

因为这个女人,竟然是刘姐!

之前刘姐还极力反抗龙兴的侵犯,怎么这会儿又心甘情愿了?

茅山厄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茅山厄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茅山厄事

我属虎,小时候父亲给我取个了名字叫常大虎,直到遇上了那瘸了一条腿的老和尚,他说虎性大凶不利,让我改名叫“常大牛”……就是改了一个字,我整个人生命运就彻底转变了——下葬奇事、棺材飞尸、雾里见市、策鞭赶尸这一种种灵异怪事全让我给碰上了,好悬没把命给搭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