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薄世宁:做有血有肉的医学科普
作者:薄世宁   来自:健康报  时间:2021-1-29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2021年1月26日《健康报》第07版)

  在“得到APP上”,有一门名为“薄世宁·医学通识50讲”的课程,乍看之下像极了医学的专业讲座,却拥有超过12万的听众。细看题目,你会发现这是一门人人都能听懂的医学科普课。

  作为主讲人,北京大学临床医学博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薄世宁在讲座中凝练了自己在一线工作近20年的见闻和思考。很多医生说,薄世宁在课上说出了他们一直以来想对病人说的话,想告诉病人的知识;很多非医学专业的用户说,这门课彻底颠覆了他们对于医学、医生,对于健康、疾病和生命的认知。

  薄世宁说,他希望通过这些内容普及医学常识,进而探讨医学的本质、医生的角色与生命的意义,跨越患者与医生之间的认知鸿沟。不久前,该课程内容被整理成了《薄世宁医学通识讲义》一书并编辑出版,豆瓣评分8.8分。——编者

  为什么读者不喜欢“直给”的知识点?

  薄世宁在书的自序里说:“每天经历生死离别,让我开始思考,人类如何才能从整体上提高应对病痛的能力。毕竟医生能救的人有限,真正等病重了再到医院,再高明的医生也会感到棘手。如果每个人对医学能有一个全面的了解,都能掌握一些基础的医学知识,那么在疾病面前,我们就不会那么无助。”

  这个想法促成了之后的网络课程和新书的诞生。“得到APP”的创始人罗振宇找到薄世宁,说他们一直在寻找一位可以做医学通识课程的医生,而他们认为薄世宁是最佳人选,不仅多年在临床一线工作,还参加过多次灾难的现场医学救援,对生命和病痛有更深的感悟和体验。

  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一直在做科普,擅长用通俗的语言把深奥的知识呈现出来。两人一拍即合。但是从有想法到最后完成,课程的上线却经历了两年的艰难努力。

  开始着手做,薄世宁才发现现实和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以前,他认为读者喜欢“直给”的知识点,比如直接告诉他们“结肠癌有哪些早期症状,多长时间复查一次”,但是后来他了解到,越是知识水平高的人,越喜欢更高级的思维认知层面的梳理。

  还是拿结肠癌来说,他们更想知道的是这背后的代偿机制——代偿机制的好处是让人类在疾病状态下能够生存,但同时也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掩盖了病情,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很多癌症患者一检查就是中晚期。通过解释代偿机制,就可以让读者明白,为什么说“疾病不是突然发生的,而是突然发现的”。

  为了交付给读者顶级的医学认知,就需要构建思维模型,然后把零散的知识点作为认知的“血”“肉”穿插在认知体系里。这样一来,虽然每篇文章的知识点很多,但是读起来一点也不会感到枯燥。而这一点,正是最考验科普作者功力的地方。

  在进行科普创作时,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和瓶颈。

  例如在写《药:医学解决方案的物质载体》这一讲时,薄世宁反反复复写了14版,都不满意。一天,团队给薄世宁打电话说:“有个科幻电影叫《2001:太空漫游》,里面有个细节,就是地球人在月球上发现了一个黑色方碑。这个方碑制作技术之先进,远远超过了人类的技术水平。外星人就用方碑这个‘物质载体’,向人类狂妄地展示了他们的科技发展水平。”

  薄世宁恍然大悟:这世界上的万物,不都是反映了它那个时代的技术水平吗?药,也是如此。医学共同体把对于某种疾病的所有认知都封装在“药”这样一个简单的“物质载体”里,普通人不用了解药物背后深奥的医学原理,只需要简单地了解怎么应用,就可以治病。

  有了“物质载体”这个思维模型,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薄世宁用这个模型来诠释药物的本质,把药物的不良反应、副作用、毒性,药物的研发、审批这些知识点穿插进去,整篇内容的认知水平大大提升了。当看到修改之后的第15版,大家都欣喜若狂。

  为什么科普容易“做不下去”?

  薄世宁从2016年开始做科普,2017年,他发起成立了中国健康管理协会健康科普专业委员会,目前的科普方向主要是循证医学和生活方式的关系。谈及投身科普的初衷,薄世宁说:“一个医生能救的人毕竟有限,通过医学科普,就能够惠及更多的人。”

  在薄世宁看来,做科普最重要的技能是“说人话”,不仅说让人能听懂的话,还要吸引人在读完之后把内容分享出去。在这方面没有捷径,只有通过大量的阅读和写作。对于薄世宁来说,所谓的成功不是名利,而是大家愿意听你讲知识,愿意把你的知识分享给更多人,“让更多人获益才是最大的收益”。

  做科普的时间占了薄世宁总时间的30%。“超过一个小时的业余时间我都认为是浪费。”薄世宁每天凌晨1点多才睡,6点多就醒了,他的日程表上排满了每天的写作任务,而且要求自己必须完成,绝不拖延。在准备课程和书的那两年时间里,薄世宁每天下班之后会去咖啡馆写作,一直写到深夜1点咖啡馆关门才回家。

  在写作技巧上,薄世宁也很有研究,他会在非虚构性写作中加入更多的细节、独白、对白,使得故事更加生动形象,从而达到将故事为认知所用的效果。例如写到林巧稚那一章时,薄世宁引用了一个细节:病重的林巧稚在昏睡中发出急促的喊声:“产钳、产钳,快拿产钳来!”过了一会儿,她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又是一个胖娃娃,一晚上接生了3个,真好!”这是她留给世界最后的话。这个细节感动了很多听众和读者,有人留言说,开车的时候听到这里,忍不住把车停在路边哭了起来。

  能把很复杂的原理讲清楚,是薄世宁做科普的优势。能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体系,则是薄世宁做科普的收获。个人的专长必定是有限的,遇到不懂的问题,薄世宁就去查文献,请教相关的专家,有时为了一个问题,甚至会请教几名不同的专家“会诊”,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自己也在不断进步。

  薄世宁发现,现在很多医生都在做科普,但是有些人做着做着就做不下去了。他认为,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们都太过关注琐碎的知识点,只有做成体系或者从中梳理出认知,才能够形成自己的品牌。

  薄世宁认为,最新的社交媒体例如抖音、快手、B站才是未来做科普的主要形式,“制作成本很低,在家拿个手机就能拍,老百姓关心的不是制作有多么多么精美,而是你内容的好坏”。薄世宁在各种不同的短视频平台上都开设了账号,针对不同的平台受众,他会提供不同的科普内容。抖音、快手比较偏娱乐性,他就会在一分钟的时间里讲一些直白的内容,比如“吃辣椒和健康的关系”,单条播放量就有1750万;B站上面爱学习的年轻人比较多,他就会讲一些认知层面的东西。

  但是同时,薄世宁也想提醒大家,科普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自己的方式未必适合其他人。“我这里面有很大的运气成分,而且我确实也特别努力。”他并不认为自己有做科普的天赋,只是因为足够努力和坚持。“一想起来这件事可能在未来改变整个科普的格局,让老百姓获益,我就有特别强大的动力。”就像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哈维·阿尔特所说,基础研究过程中,有时候找不到方向,唯有坚持。

  接下来,薄世宁的科普方向主要集中在临床医学前沿,他计划把每年临床医学上和老百姓息息相关的前沿知识梳理出来、传播出去。2020年末,他在“得到APP”上的新课程《临床医学前沿报告》也正式上线了。“如果我每年都以非常高的标准梳理医学前沿的相关内容,几年之后,一定会开拓出另外一个属于我自己的领域。”

  薄世宁简介:北京大学临床医学博士,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重症医学科工作近20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突发事件现场医疗救治指导专家,中国健康管理协会健康科普专业委员会发起人及秘书长,2003年获“北京大学抗击‘非典’英雄”称号。

  链接地址:http://szb.jkb.com.cn/jkbpaper/html/2021-01/26/content_29656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