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替嫁世子妃之下堂妻难追 > 正文

替嫁世子妃之下堂妻难追第6章刀疤

发布时间:2019/4/4 3:27:32热度:

《替嫁世子妃之下堂妻难追》是剧情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精彩阅读:“大小姐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了,换上这件吧,这件粉衫纱裙,最能衬托大小姐的肤色白皙如玉呢。”小荷微微笑着,再次拿起衣服,直...

替嫁世子妃之下堂妻难追

  “大小姐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了,换上这件吧,这件粉衫纱裙,最能衬托大小姐的肤色白皙如玉呢。”小荷微微笑着,再次拿起衣服,直接展开,双手提着衣领,给宫心月看。

  那粉色衣裙极为好看,暗纹精美繁复,布料轻薄如仙,一看便是宫心月没穿过的好衣裙。

  “先放着吧,我喜欢穿旧衣服。”宫心月躺在床上,看也不看那衣服,不愿意听他们说了,索性将身子一扭,闭了眼睛。

  良久之后,才淡淡的道:“你们下去吧,我累了。”

  两人的兴致顿时跌了下去,噘着嘴应了一声:“是,大小姐。”随后缓缓的退出了屋子。

  合上了门,两人又开始议论了起来。

  “大小姐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对这些衣服银钱竟然都看不上眼。”小荷不解的道。

  “谁说不是呢,还是住在这种破落的院子里的小姐,真是搞不懂。”小茹看着这个院子,满脸嫌弃的挥了挥衣袖,“就算我从前伺候的小门小户家的小姐,也不会住在这种地方。”

  “人家是府里的大小姐,不是想住在哪里就住在哪里吗?”小荷道,突然想到了什么,冲小茹招了招手,小茹立刻会意,附耳过去,小荷低低的小声道,“或许是大小姐脸毁了,不愿意见人,所以才躲在这里。”

  两人会意的一笑,然后赶紧快步离开了。

  尽管她们说话声音很小,不过,在这个几乎四面透风的屋子里,宫心月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平躺着,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一行泪水不由自主的顺着眼眸流了下来。

  她伸手摸了摸脸上的那道伤疤,还能感觉到一股湿润和血腥气,呆滞的目光里,带着丝丝的伤痛,想起那一幕,依旧不能释怀。

  “心月,为父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你也不用听那些嚼舌根的胡说八道,你嫁到世子府,乾世子看在为父的面子上,也不敢为难你。”夏弋阳表现出一脸伤痛的样子,伤痛中还带着一丝的身不由己。

  “父亲不用多说,心月都明白。这条路是心月选的,心月不后悔。”宫心月看着这个样子的夏弋阳,心里微微有了一丝暖意,原来,父亲是真的担心我的。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你的嫁妆,为父已经让你母亲去准备了,必然不会亏待了你,以后嫁到世子府,若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就回来,爹断然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夏弋阳说话的声音很轻。

  在‘临死’之前,还能听到这样的话,宫心月心里是知足的,起身跪在夏弋阳的面前,怯生生的道:“爹爹放心,心月以后一定会以夏府为先,以爹爹为先,不负爹爹的期望。”

  “好,好,好。”夏弋阳连说三个好字,正要伸手将宫心月搀起来,突然又收回手,面色十分严肃的道,“心月,为了预防万一,你母亲说,从此以后,你的脸最好不能再示人,这关系到我们整个夏家的生死。”

  “心月愿意终身以白纱遮面。”宫心月没有多想,心想着,这也是父亲在保护自己,可是,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

  突然间,眼前银光一闪,紧接着,脸上一阵钻心的疼!

  “啊——”宫心月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捂着脸,疼的满地打滚,“啊——好痛!好痛!”

  宫心月只觉得手上一阵湿黏,颤抖的拿开手,放在眼前一看,血!也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脸上的痛,却比不得心上的疼,泪水如决了堤的大坝,努力的扭头,想看一看夏弋阳到底是怎样的表情,却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这一生,宫心月都不会忘记脸上这道疤,更不会忘记夏弋阳毫不留情向自己挥剑的那一刻。

  

替嫁世子妃之下堂妻难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替嫁世子妃之下堂妻难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替嫁世子妃之下堂妻难追

她是夏府最不受宠的庶女,他是世人口中最冷漠无情的丑王。一朝替嫁,她抱着再不复回的心态,上了花轿。岂料大婚当日,他竟然风风光光的迎娶了迎春阁的歌姬,却将她像垃圾一样丢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任其自生自灭。夫君羞辱,侧室刁难,姐姐嫉妒,还有各种看不惯她的,本以为她很快就会被他们折磨致死,结果她宫心月绝处逢生,带着他的儿子华丽归来。她要亲手,把这些人伪善的面孔一张张的给撕下来!只是……“娘亲亲,为什么这个一脸凶神恶煞的男人和我长得这么像?”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