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妈咪乖乖回家

妈咪乖乖回家

  • 热度:
  • 时间:2020/7/25 19:22:36
  •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无故被绑,苏念安偶遇“绑匪”慕小宝;准备打包开溜,却遭慕丞步步紧逼,死死拴牢。父子俩一场一喝,哭诉衷肠;某女憋屈,她怎么就成了抛夫弃子的渣女一枚?“妈咪,能给我唱支歌吗?”“确定要听?”下一秒,鬼片里惯用的音调响彻云霄。正当她满意自己的恶作剧大作时,小家伙大哭质问:“妈咪,你为什么丢下我们?爹地说,我唱歌就是遗传了你。”“……”

精彩章节预览

盛天文娱,国内每个漫画家都向往的殿堂。

此刻,苏念安正站在盛天文娱楼下,眼里满是憧憬。

就在昨天,她收到了这家公司的合作邀请,如果真的谈妥了,自己在国内漫画圈也算是有一席之地了。

想到这儿,苏念安不由得扬起了嘴角,朝公司门口走去。

谁知,她刚一抬脚,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有序的脚步声,接着,一个头罩从背后猛地罩了过来。

“救命……”她下意识地求救,话音未落,后颈传来一阵钝痛。

下一秒,苏念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等她再次醒来时,脸上的头罩还没摘,视线一片漆黑。

身下软软的,像是……床?

周围里一片死寂,她能清楚地听到这里还有属于另一个人的呼吸。

“绑,绑匪大大,可以帮我把头罩拿下去吗?既然已经到目的地了,带着这个影响呼吸,我保证不睁眼看你!”

她才不想被撕票,只是什么都看不见,让人觉得心慌得不行,磕磕巴巴地问道。

半晌,床垫晃了两下,那人挪到了她身边。

苏念安暗自在心里松了口气。

还好,这位绑匪大大还是可以沟通的。

头罩被摘下来的那一刻,苏念安不适地闭了下眼,她眯着眼睛,假装什么都看不见,过了一会儿才突然睁开。

视线所及之处,一个孩子盘腿坐在她身边,一身蓝白相见的机车服,粉嫩的脸顶着爆炸的泡面头,正偏着头打量她。

苏念安目光四顾,这个房间里除了他们俩,没有其他人。

所以,是这个孩子就是绑架了她的绑匪大大?

“终于醒了,我饿了,你快换衣服陪我下去吃饭!”孩子眨了眨眼,眸子亮晶晶的。萌死人的小模样,实在很难让人和绑架犯联想在一起。

苏念安有点不敢相信,拧眉问:“小朋友,是你带我到这里的?”

小孩点了点头,理直气壮地开口:“爹地不在,我要你陪我吃饭。”

呃……苏念安被这话给惊到了!

他爸爸不在,就在街上随便抓一个人回来陪自己?这是什么脑回路?

在心里暗暗吐槽了一下,苏念安脸上却还是一派和睦,耐心道:“小朋友,如果换个时间我肯定陪你吃饭,可是今天真的不行,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放我走好不好?”

她一向招小孩子喜欢,按照她的经验,这样的语气跟小朋友们商量事情百试百灵。

不料,她说完话,那个孩子却变了脸色。

本来亮晶晶的眸子一下子黯淡下来,上扬的猫眼气呼呼地瞪着她,看上去像只受了委屈的小奶猫。

“有什么事比陪我吃饭还重要!我不管!你今天不乖乖听我的,换衣服,陪我吃饭,就不许走!”说着,小孩一骨碌爬下了床。

苏念安的视线一路跟着他游移,最终落在了房间落地窗前的衣架上。

清一色的大牌女装,不管是颜色还是款式,都是她很看好却又买不起的。

“快点换衣服!”小孩气势汹汹地站在衣架旁边,个子堪堪到了衣架的二分之一。

苏念安知道自己不陪他吃饭是走不了了,无奈起身朝衣架走了过去。

大致扫了一眼,从衣架上的两身套装里各自拿了上衣跟裙子。

她满心只想早点解决了这个孩子,回去谈合作的事,换衣服也换的心不在焉。

等她终于换好,一旁的孩子看着她的穿着,脸色更臭了。

苏念安不明所以地看了眼自己这一身,以为他不喜欢,转身要再换,那孩子却径自开门走了。

愣了一下,苏念安快步跟了下去。

一楼餐厅,餐桌上早已摆满了精致的菜肴。

本着不吃白不吃的精神,苏念安的盘子被放的满满当当。

不喜欢吃甜的,不吃葱却可以吃香菜,海鲜那么多也只夹了两块鱼……

慕小宝默默看着她一道又一地夹菜,在心里细数着她的饮食习惯。

爹地说过,他挑食的毛病跟妈咪一模一样。

苏念安吃了半天才发现身边的小不点停下了筷子。

“怎么了?是不是还不会用餐具?”她习惯性地关心。

慕小宝瘪了瘪嘴,委屈两个字就差写在脸上了。

苏念安认命地抬手给他夹菜。

“我不想吃饭了,我想听你唱歌!”慕小宝突然开口,墨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苏念安,大有不唱不能走的架势。

苏念安哑然,她居然会有一天被一个小孩子给威胁?

“你确定要听?”她放下手里的筷子,严肃地看着身边的小不点。

慕小宝用力点头。

爹地说,他唱歌也是遗传了妈咪的。

见状,苏念安破罐子破摔地闭上了眼,一心想着最好她的歌声能吓到这个熊孩子,最好她唱完这孩子就放她走。

很快,一阵听不出原曲的歌声在别墅里回荡。

下人们先是惊艳于那声音的空灵,听了半天,又开始齐齐憋笑。

怎么形容呢?跟鬼片里的惯用音调差不多!

苏念安一口气唱完,正要问能不能走,就见那小孩红了眼眶。

她刚要宣泄的不满被这一幕生生压了回去。

“你为什么丢下我跟爹地?爹地一直在找你!你躲哪去了!”

那孩子突然大声质问。

这是什么戏码?

听这意思,这孩子是把她当成抛夫弃子的妈妈了?

“小朋友,你误会了,我今年才22岁,你都这么大了,我怎么可能是你妈妈呢?”苏念安耐着性子解释。

那孩子却充耳不闻,只拿一双泛红的眼睛瞪着她,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苏念安又解释了半天,见他不为所动,心里也开始急了。

“爹地!”

突然,面前的孩子越过她看向了她身后。

苏念安蹙眉,不悦地转身看向那个不负责任的家长。

那人一身黑色丝绸衬衫,显得皮肤分外白皙,五官轮廓分明,眉目凌厉,贵气逼人。

苏念安不由得一愣,她好像在哪见过这人?

很快又反应过来,不得不说,这对父子长得都跟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你是他爸爸?麻烦你多关心一下孩子,今天早上这种情况,我完全可以报警。”

苏念安起身迎上那人的视线,想为自己讨回公道。

四目相对,苏念安才迟钝的意识到,那人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并不友善,甚至是有些恼怒的。

跟刚才突然发脾气的小孩如出一辙。

“报警?”男人冷声开口。

他越走越近,苏念安可以感觉到身边的气压似乎正在慢慢降低。

“你觉得小宝做错了?”男人在她身边站定,视线在她身上打量了一圈,变得意味深长,“你可以报警试试,看警察管不管。”

苏念安一下子没压住脾气,毫不示弱地回瞪:“警察不管孩子,但是你这个做家长的一定逃不了!别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她以为这人是打算拿钱了事。

说完,只见那人眯起了眸子,一阵危机感从她心底升起。

苏念安警觉地退后,却猛地撞到了身后的椅子。

不等她反应,一只大手有力地钳住了她的下巴。

她被逼着跟那人对视。

“假装失忆?”男人扯了下唇,眸间闪过一丝冷意,“装的可真像。”

小编整理了全本完结小说,本本都是神级拯救你的书荒,看了就停不下来,绝对让你爽翻天。
  • 腹黑前夫请温柔

    “温晴,收起你那副可怜的模样,装给谁看!”结婚三年,他的眼神流连在众多女人身上,却从未在她身上停留。一场因为她的私念强求来的姻缘换来的是他无尽的怨恨和羞辱。她努力想要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在他看来不过是虚情假意…本想就此结束,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货忽然转性了……助理:“总裁,夫人的飞机明天早上才到,还有十四个小时。”“不行,她下飞机的第一眼必须只能看见我。”温晴:“我求

  • 一胎多宝:妈咪,爹爹又欠揍了!

    五年前,继妹陷害,她被神秘男人欺辱,名誉尽毁。五年后,她涅槃重生,携子归来,已是娱乐圈王牌经纪人!渣妹成为大明星?撕她!渣姐开了娱乐公司?端它!正当她开启复仇计划时,却阴差阳错嫁给了一个gay?传闻此gay暴戾变态,又老又丑,极其厌女!事实上——“把这些影帝影后给太太送过去,充盈她的门面!”“算了,为夫干脆送你个娱乐公司玩吧?不用太大,世界第一,把全球明星都纳入麾下!”苏绮:“……”这是打哪儿来的英俊男人,完美如神衹,权势滔天!她慌了,她想离婚!矜贵危险的男人把她摁到墙角,拎出一只包子,“我女儿

  • 妈咪乖乖回家

    无故被绑,苏念安偶遇“绑匪”慕小宝;准备打包开溜,却遭慕丞步步紧逼,死死拴牢。父子俩一场一喝,哭诉衷肠;某女憋屈,她怎么就成了抛夫弃子的渣女一枚?“妈咪,能给我唱支歌吗?”“确定要听?”下一秒,鬼片里惯用的音调响彻云霄。正当她满意自己的恶作剧大作时,小家伙大哭质问:“妈咪,你为什么丢下我们?爹地说,我唱歌就是遗传了你。”“……”

此标签为你带来的是中国现代著名长篇小说,带你体会人性的淋淋尽致还要明白生活的百般滋味。
  • 暖婚蜜爱:总裁的小娇妻

    扫码加微信,好礼免费送,结果苏明雪扫了以后却被绑架,在绑架途中,遇到了同样被绑架的程一诺,二人相携着逃出生天。再见时,他是身价千亿的霸道总裁,而她是准备面试的毕业生,他对她说: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绵长的吻,她就这么沦陷了,名牌毕业的大学生成为了霸道总裁的小秘书!后来她说:我理想的老公要hold住西装,下得了厨房,打得过流氓,和我地久天长。他说:我的女人只需要坐在房间里,洗手作羹汤,养花逗逗猫,美容敷面膜,每天暖被窝!

  • 萌妻在上,总裁老公超凶的

    盛传季霏绾找了个‘少爷’,单纯的她,就此身败名裂。谁料,所谓‘少爷’转眼变成大总裁,家财万贯长得帅。无数人嫉妒红了眼。季霏绾自己也傻了眼。婚后,战总夸自家夫人,“我家老婆傻白甜,不爱钱。”助理在旁边提醒,“总裁,夫人刚花了一个亿。”战总,“我老婆很爱我。”助理,“总裁,夫人刚找了几个小哥哥,去K歌。”战总,“我老婆说要给我生一窝孩子。”助理,“总裁,夫人跑了……”

  • 总裁的冲喜新娘

    楚瓷她爸因为贪污被带走调查的当天,楚瓷本人也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在那里,她一住就是一个月。一个陌生长辈把她救出来,甩出一对结婚证——嫁我植物人儿子,或是回精神病院,二选一。楚瓷一咬牙,心想,植物人是吧,一辈子醒不来才好呢。心一横,她答应了。只是她嫁过来的第一晚,那个本该是植物人的男人就骑在了她身上,男人手里的军刀还抵着她的喉咙——说,你是谁?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超级甜的奶爸文 腹黑心机女主的小说推荐 热门的保镖之类小说 刺激好看的荒岛求生小说 热门上门女婿小说 军婚小说 乡村医生小说 全能之类的小说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榜 免费言情小说 穿越种田 最新好看的腹黑王爷小说 现代悬疑 都市虐文 都市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