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都市 > 佞臣请上榻

佞臣请上榻

  • 热度:
  • 时间:2020/7/30 9:41:11
  • 来源:有书阁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沈幽是不喜欢大佞臣苏辞的,苏辞苏大人把持了赵国的朝政,他残暴冷血,她却不得不穿了嫁衣入了苏辞的房,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从此苏辞苏大人从赵国追到姜国,从庙堂追到江湖,只为给她十里红妆,赠她一场盛世大婚!

精彩章节预览

赵国,德隆帝六年,春。

长安城外驿站。

轻云微月,月华收练,孤馆灯青,云山擒锦。

驿站外桃林深处,漆黑如墨的夜,一叠声的“哼哧”从地面的坑洞中传出,一只小铲子朝外抛出黄泥,沈幽已挖坑一个多时辰,她满身大汗,扔了铲子仰面躺倒在坑洞中,头顶桃林的枝芽中露出一片碎裂的湛蓝星空,几许轻薄的光辉落在她湿漉漉的额发上,桃红的脸颊上挂着几滴晶莹的汗珠,她丈量了坑洞的大小,起身爬上地面,抱起一具面目惨白的女尸,口中默念:“阿弥陀佛。”

女尸一咕噜的滚落刚刚挖好的坑洞之中,激起一阵新鲜的潮湿的泥土香。

待埋好了女尸,她从桃林回到驿站,入侧门,闪身上了二楼,左右听各个房间之中的人都在熟睡,才打开房门。

入房之后,从微微鼓起的被褥中摸出一套大红的龙凤纹喜服,穿戴好之后,在房梁上绑了一根粗麻绳,平地一跃便卧在麻绳上,一夜都无眠。

住了人家的房,穿了人家的嫁衣,还把人家埋了,这样龌龊的事情,沈幽这辈子头一回做。

她睁着眼睛望向头顶漆黑的地方,好像那里有一双清亮的眼珠子,静静的打量了她一整夜。

公鸡鸣啼的时候,她眨眨眼,翻身下了绳索,写了一张字条放在桌案之上,捡起床上的喜帕盖在自己头上,坐在床边静待。

不过半刻钟,仆妇敲门:“姑娘,该起了。”

仆妇敲了一会,听无人答应,一伸手发觉房门是虚掩的,进去一瞧,她家姑娘好端端的盖着喜帕坐在床边,仆妇上前道:“姑娘,怎么大清早的敲门也不应人呐?”

喜帕下的姑娘伸出纤纤玉手,指了指几案上的一张字条,仆妇一看:染了风寒,无法言语,也无胃口,尽快上路。

仆妇不放心道:“姑娘,虽然苏辞那个大佞臣是坏了些,可是你也别太着急上火了,该吃药得吃药,该吃饭得吃饭,可不能亏待自己,好歹咱还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得爱惜着自己些。”

喜帕底下的姑娘猛烈的晃动脑袋,喜帕上垂着的金丝穗子跟麦浪一样波动,仆妇晓得自家姑娘性格倔,只愿她别想不开,跟苏辞的前几任妻子一样,没过门就自杀。

沈幽听得一阵叹息声,仆妇迈着小碎步,到外头同人说了会话,这些人都是侯府的送嫁仆人,他们好像在讨论姑娘的病情要不要给看个大夫,纵然是个侯府不得宠的庶出小姐,怎样也得全须全卯的送到苏辞手上。

沈幽的心跟着外头的说话声越跳越快,直到又传来几个男人的脚步声。

这些人走路,踏地的声响既沉又重,应该是穿着皮革厚底的靴子,或者官署中特制的一种靴子,他们走路快而急,直奔沈幽的房间而来,仆妇和小厮见了来人,面面相觑,露出惊惧之色,一时间所有人噤声,闪身避让。

沈幽感受到自己面前传递而来的一股迫人的压力,来自一群常年活在屠杀之中的护卫。

这群护卫冷眼打量坐在床上的新娘子,其中一人道:“属下过来接夫人入城。”

她轻咬贝唇,周身一轻,被人拦腰抱起,一连串急切的下楼声传来,她坐上了苏辞派来的马车,甩开侯府的送嫁仆从,跟着一群护卫,入了长安城。

苏辞那个大佞臣,连娶夫人都不亲自来接,果真是病得很重,沈幽一路绞着手帕,待被人抱进苏府,没有打爆竹,也没有任何仪式,直接入了洞房。

她坐在榻上,盖着喜帕,脸朝着对面,不断摇动的床,不堪入耳之声令人微蹙眉头,也只是半刻钟,她听得女人被扼住喉咙的哑声尖叫,旋即,室内归于寂静。

“砰”的一声,一阵冷风扑面而来,惊落了她的喜帕,她见一具女尸朝自己飞来,跟昨夜被自己扒了衣服的侯府小姐一样,身子和银子一样白,沈幽看见那种白色就要吐,用帕子捂住嘴巴,尸体落在她的脚边,她干呕了几下。

那个女人真的死了。

微微掀开的纱帐内,一人光着上半身拿眼睛打量塌上干呕的新嫁妇,北省侍中苏辞苏大人的下巴上还有一滴汗珠未落,塌上的新嫁妇眉目明艳,见了尸体未挪动半分,亦是拿眼回看苏辞。

呵,好一个德隆帝的眼线,安插在他房中,甚好。

沈幽第一次见苏辞,从前在姜国就听闻赵国的北省侍中苏辞苏大人权倾朝野,目无纪法,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虐杀的女子堆起来可以垒成山。

如今一看,他那副冷绝的神情,狭长的凤目配上高挺的鼻梁,窄紧的鼻翼,轻薄的唇瓣,倒是与传说中暴戾的形象一致,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苏辞的身体却并不如传说中那般病重,饶是刚刚完事,他光着身子步下床榻之时,沈幽的眼睛仍旧不知朝何处看,最后竟然盯着地上的女尸,苏辞俯身打量她:“下一个是你。”

“如果大人放我一马,我愿意为大人做任何事。”

硬挺又庞大的某一处就落在她的眼睛里,避无可避。

“哦,好大的胆子,就敢跟我谈条件?”

他有轻微的鼻音,没见他杀过人的话,很容易被诱惑上钩,沈幽道:“陛下让我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如果你放过我,陛下那处,自然把大人写得极好。”

来苏府前,她稍微调查了一下那个死掉的侯府小姐,林彩月年方十八,是不受宠的庶出小姐,从小自大都待在深闺之中,除了侯府之人,再无外人见过林彩月。

而德隆帝下旨赐婚,便是要林彩月替德隆帝监视这位权倾朝野的大佞臣苏辞苏大人,前几位赐婚的世家小姐全都自杀而死,世人对苏辞的病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苏辞得了一种怪病,需要利用女人,方能缓解。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超级甜的奶爸文 腹黑心机女主的小说推荐 热门的保镖之类小说 刺激好看的荒岛求生小说 热门上门女婿小说 军婚小说 乡村医生小说 全能之类的小说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榜 免费言情小说 穿越种田 最新好看的腹黑王爷小说 现代悬疑 都市虐文 都市异能